走进巴西亚马逊 世界最大雨林正处于存亡十字路口[图集]

2019-12-17 02:38

编辑:宋朗

公路像是雨林被划开的破口,带来亚马逊区域的经济繁荣,但也象征巴西环境永续和经济发展来到关键的十字路口。图为11月30日,一块亚马逊雨林区域处于巴西帕拉州(Para state)城镇贝尔特拉(Belterra)的大豆田旁边。(AP)

美联社(AP)近日深入当地报道巴西面临的困境。自70年代开始铺设道路进入帕拉州的雨林开发,到如今2条高速公路掌握当地经济命脉,将农作物销往世界各地。图为11月25日,BR-163高速公路延伸至贝尔特拉的塔帕霍斯国家森林(apajos National Forest)和大豆田之间。(AP)

然而,有当地居民担忧,继续开发雨林下去,经济繁荣将伴随腐败而生。图为11月27日,帕拉州伊塔伊图巴(Itaituba)的男孩们在高跷屋旁踢足球。(AP)

一名女子带着她的狗站在高跷屋上,看着男孩们踢足球。(AP)

“跨亚马逊”(称BR-230或Trans-Amazon)和BR-163号两条高速公路是亚马逊地区发展的经济命脉,它们以鲁罗波利斯为起点向西延伸超过70英里(约113公里),然后在一处圆环分叉出去,总共涵盖超过5,000英里(约8,047公里),横跨整个帕拉州。图为11月29日,货运卡车从亚马逊高速公路驶上BR-163公路。(AP)

在玉米与大豆收割季,每日约有2,600辆卡车从附近的塔帕若斯河(Tapajos River)出发来回采收谷物。图为11月26日,一辆卡车行驶在鲁罗波利斯的路上。(AP)

11月28日,阿劳霍(Lauzenir Araujo)站在他的卡车旁,他正在往马托格罗索州(Mato Grosso)的一个谷物种植园搬运一车肥料。(AP)

塔帕若斯河(the Tapajós River)是卡车装卸货物的转运点,谷物接着被转放到接驳船上,往下游航行数天,最后被倒入船舱运往世界各地,多数是抵达中国。图为11月18日,船只停靠在帕拉州圣塔雷姆(Santarem)港口,塔帕若斯河和亚马逊河在此交汇。(AP)

11月18日,24岁的多尼泽特(Donizete)背着沉重的一袋西瓜在塔帕若斯河里穿行,他正把船上装载着的货物搬运到当地市场。(AP)

对巴西人而言,道路建设代表货物出得去,不分官民,大家都做着发财梦。图为11月29日,工人们正在伊塔伊图巴(Itaituba)地区的BR-163公路与跨亚马逊高速公路交叉口附近的加油站和停车场施工。完工后,停车场将足够容纳760辆卡车。(AP)

1970年代,当高速公路第一次延伸到与雨林接壤的帕拉州鲁罗波利斯(Ruropolis),巴西军政府承诺给予人民土地,吸引他们到农业计划村庄居住。53岁的索拉斯(Hilquias Soares)回忆,当时有位官员来他的家乡吆喝:“有没有谁要去帕拉州?”他的家人抓住机会,时任总统梅迪西(Emílio Médici)在鲁罗波利斯举行就职典礼不久后,也来到此地。图为11月29日,一辆洒水车在鲁罗波利斯的街道上洒水。(AP)

69岁的迪尼兹(Dedé Diniz)说:“当时我们做着一个殖民土地的梦,看看我们是否能有更好的经济条件……许多人不理解我们的理想,我们的所作所为。”图为11月29日,在迪尼兹的家中,一只水獭皮挂在他身后的墙上。(AP)

一张耶稣的照片挂在迪尼兹家的墙上,旁边是该镇的航拍照片。(AP)

这2条高速公路从1970年代开始规划至今,最终贯穿整个亚马逊雨林。40年后,当地发展逐渐形成,森林砍伐的情形却日益恶化,当地人担心发展所带来的利益将会流逝。图为11月22日,在帕拉州普拉尼亚亚马逊雨林的Renascer保护区,非法伐木者在一片区域内砍伐木材。(AP)

环保团体“Imazon”研究学者巴雷托(Paulo Barreto)说,道路本身并不是个问题,目前的困境是,博索纳罗鼓动非法伐木,长年的环境监督机制也被政府弱化,公路使违法业者更容易进入雨林滥伐,“持续下去的话,森林砍伐现象将会蔓延到整个亚马逊地区。”图为非法伐木者砍伐的原木。(AP)

非法伐木者在保护区中开辟的部分道路。(AP)

生活在雨林的原住民族蒙杜鲁库(Munduruku)就居住在高速公路附近,族长贝塞拉(Paulo Bezerra)告诉美联社,来自马托格罗索州(Mato Grosso)及其他地方的农民使用拖拉机拉倒村庄附近的树木,甚至恐吓原住民最好闭嘴。图为11月24日,贝塞拉在地里种植水果。(AP)

现年67岁的Domingas Rufina在家中看电视。她是特赖朗(Trairao)当地妇女协会的成员,正在考虑搬到另一个安静的小镇,此前她所在协会的一名领导人因谴责附近Trairao国家森林的非法采伐而受到威胁。(AP)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巴西肥皂剧。Domingas Rufina说她不想卷入任何冲突,“我不知道怎么阅读,我只知道怎么写我的名字,但我是一个有经验的女人,”她说。(AP)

官方数据显示,光是2019年1月至7月间,亚马逊雨林就消失近1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其中4成就在帕拉州境内。雨林消失的速度变快、面积变大,比2017年统计数字高出近30%,是11年来糟糕的情况。图为11月29日,在帕拉州的城镇鲁罗波利斯(Ruropolis)、 BR-163公路和跨亚马逊高速公路附近的亚马逊雨林,浓烟从大火中升起。(AP)

11月23日,帕拉州普拉塔尼亚(Pratinha)亚马逊雨林被烧毁的地区。(AP)

一棵被砍下的树矗立在普拉塔尼亚被烧毁的区域。(AP)

圣保罗大学气候科学家诺布雷(Carlos Nobre)担忧,环境恶化不等人。他说,亚马逊地区正在流失它回收水资源的能力,气候已经变得更热、更干,而且雨林多数面积可能在未来15至30年内变成大草原。图为11月21日,两名儿童在位于帕拉州亚马逊雨林保护中心入口处的乌鲁阿拉河(Lualaba River)边玩耍。(AP)

11月29日,一只死犰狳躺在帕拉州伊塔伊图巴(Itatuba)的一条土路上。(AP)

曾经是一位蜂农的费雷拉(João Ferreira)回忆,20年前,农企进驻帕拉州雨林不久后,他培育的1,000个蜂巢内蜜蜂全死光了。他抱怨农企只为地方带来少量工作机会,让原始森林消失,把镇民推入生活困境。从此他将巴西国旗画上问号,挂在庭院,作为无声的抗议。图为11月30日,位于费雷拉家后的大豆田和森林。(AP)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8
25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