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亲赴海牙为缅甸辩护 否认种族灭绝意图[图集]

2019-12-12 05:38

编辑:叶昆石

在聆听了一天有关“缅甸罗兴亚人遭种族灭绝”等指控后,当地时间12月11日,缅甸政府实际领导人、国务资政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中)在荷兰海牙国际法庭为缅甸军方辩护。这是联合国国际法院成立73年来,首次有在任国家领导人直接与法官对峙。(AP)

她在近30分钟的发言中指出,缅甸军方针对的是武装分子“罗兴亚救赎军”,有关指控的叙述是“不完整的、带有误导性质的”,不能反映缅甸若开邦的真实局势。联合国国际法院不应该审理此案。(AP)

综合媒体报道称,昂山素季在听证的一开始概述了若开邦主要​​的罗兴亚穆斯林社区与当地佛教徒之间数十年来的紧张关系。 (Reuters)

昂山素季在为期三天的听证会上亲自出庭辩护,对西非国家冈比亚起诉缅甸违反1948年制定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指控提出质疑。(Reuters)

她在近30分钟的发言中重申,2017年8月缅甸军方在若开邦发起的“清剿行动”,是针对极端组织“罗兴亚救赎军”对数十个警察局发动的恐怖袭击。“冈比亚对缅甸若开邦的实际情况进行了不完整和误导性描述”,不能反映缅甸若开邦的真实局势。(AP)

昂山素季还在法庭上展示了若开邦的详细地图,她表示“罗兴亚救赎军”的第一次恐怖袭击始于2016年底。(AP)

“若开邦的局势复杂,难以捉摸……可以追溯到过去几个世纪,而且问题特别严重”,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说到,“‘罗兴亚救赎军’接受过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武装分子的武器和爆炸训练”。(Reuters)

昂山素季表示,暴力袭击始于2016年10月,当时“罗兴亚救赎军”袭击了靠近孟加拉国边境的警察局,“导致9名警察和100多名平民死亡,68件武器和数千发弹药被盗”。而到了2017年8月,“罗兴亚救赎军”发起了第二波袭击,目的是占领貌夺市。为此缅甸军方被迫采取“反叛乱行动”。(AP)

昂山素季表示,缅甸是在“应对一场由武装分子发起的有组织的内部武装冲突”。“不幸的是,这场武装冲突导致数十万穆斯林从若开邦最北部的三个城镇逃往孟加拉国”。(Reuters)

她强调,在这过程中,她不能排除缅甸军方可能使用了“不相称的武力”,但倘若缅甸军方在其中犯下了战争罪,“他们将在我们的军事司法系统内根据宪法受到起诉”。(AP)

昂山素季直言,“当你们正在评估那些试图对付叛乱者的人的意图时,请牢记这一复杂局势,以及这是对我们国家主权和安全的挑战”。(Reuters)

“在缅甸,我们有内部的武装冲突”,昂山素季说,不能排除有士兵不当使用暴力的情况,但否认有种族灭绝意图。她强调,不能因此就对缅甸复杂的形势得出“种族屠杀”的唯一结论。“我们面对的是国家内部的武装冲突,是由罗兴亚武装挑起的”。(Reuters)

昂山素季接着说,这一冲突的悲剧性结果是成千上万的罗兴亚人逃离家园。她表示,如果军队真的犯下了战争罪行,会受到刑事责任追究。但根据联合国1948年通过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这样的罪行并不能被定义为种族灭绝。图为12月11日,来自罗兴亚社区的代表进入法庭。(AP)

她举例说,20世纪90年代发生在巴尔干半岛战争期间的多次大规模驱逐并没有被看作种族屠杀。“国际司法抵御住了诱惑没有使用这一法律概念,因为并不存在完全或部分消灭所针对族群的意图。”图为12月11日,罗兴亚社区代表亚斯明·乌拉(Yasmin Ullah,左)和其他代表在“答辩权”会议上。(AP)

据联合国新闻报道,海牙法庭的本次诉讼,是由冈比亚代表“伊斯兰合作组织”的57个成员国提起的。指控依据的是联合国调查员的一份报告,其指责缅甸军队实施“持续的种族屠杀”,被士兵杀戮者成千上万,妇女儿童被强暴,房屋被烧毁,村庄被夷为平地。超过70万罗兴亚人逃往邻国孟加拉。图为12月11日,冈比亚司法部长坦贝杜(Aboubacarr Tambadou)进入法庭。(AP)

冈比亚在伊斯兰合作组织57个成员的支持下诉称,“在罗兴亚人长期以来遭受迫害和歧视的背景下,从2016年10月左右开始,缅甸军方和其他安全部队针对罗兴亚群体开始了广泛而系统的‘清除行动’(缅甸自己使用的术语)”。图为12月11日,昂山素季在向法官发表讲话后离开国际法院。(Reuters)

冈比亚呈交的文件指出,“紧随其后的‘种族灭绝行为’旨在全部或部分摧毁罗兴亚人”,其中详述了针对罗兴亚人的大规模谋杀、强奸和其他性暴力行为,以及村庄被“系统性地纵火”,“经常有居民被锁在燃烧的房屋内”。 这份文件还称,从2017年8月起,这种种族灭绝行为“还在更大的规模上和更广泛的地理范围内继续。”图为12月11日,昂山素季乘车离开国际法院。(AP)

根据联合国缅甸事实调查组的报告,该国军队“广泛和系统地杀害罗兴亚妇女和女童,有系统地选择育龄妇女和女童进行强奸,攻击孕妇和婴儿,残害女性生殖器官,在其脸颊、脖子、乳房和大腿上用咬痕造成身体烙印,并严重伤害受害者,使她们可能无法与丈夫发生性关系或怀孕,或让她们担心自己将不能再生孩子。”图为12月11日,在海牙国际法院外,人们抗议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 (Reuters)

美国、加拿大和荷兰认为缅甸军方要为针对罗兴亚人的集体行刑和“清洗”行动负责。但昂山素季称,后者是以清除极端武装分子为目的的反恐策略的一部分。图为12月11日,昂山素季的支持者在国际法院外。(AP)

2019年11月中旬,国际刑事法庭批准了对缅甸军方涉嫌对罗兴亚人犯罪的调查。该法庭认为,有“可靠的依据”足以推断,发生了“普遍的或系统性的暴力行动”,应被视为反人类罪行。图为12月11日,昂山素季离开国际法院时,支持者们向她致意。(AP)

昂山素季曾在缅甸军政时期断断续续地被软禁了20多年,并以其民主抗争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图为12月12日,缅甸仰光居民在街边看报。(AP)

法广网(RFI)报道指出,曾长年在国际社会被看作是“缅甸的希望”、“民主女神”、“人权斗士”的昂山素季,如今要为曾经因为长年对她施行软禁而在国际舞台面对千夫所指的缅甸军队的暴行自圆其说。图为12月12日,在缅甸仰光一家路边杂志店关于昂山素季的头版新闻报刊。(AP)

《纽约时报》报道称,当天国际法庭的大礼堂里挤满了外交官、活动人士、律师、记者等,他们都想一睹昂山素季的风采。而在缅甸最大城市仰光,有数百名居民聚集在市政厅外,通过配有当地语言翻译的大屏幕观看听证会的现场直播。图为12月8日,昂山素季在内比都国际机场准备前往荷兰。(Reuters)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本周的听证会并没有要求法庭就“种族灭绝”的行为进行裁决,这一过程可能会耗费数年时间。当下冈比亚正要求法院采取“临时措施”,以确定法庭是否拥有管辖权,以及对缅甸军方的指控是否足够可信,从而下令采取措施“保护缅甸若开邦的罗兴亚人”。图为12月10日,昂山素季现身听证会。(AP)

此前,昂山素季曾被西方国家力捧为“民主斗士”。罗兴亚危机爆发后,由于昂山素季拒绝谴责针对缅甸“罗兴亚人”的暴力行为,西方撤回了多个授予她的奖项。2018年,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宣布撤销颁发给昂山素季的“埃利·威塞尔人权奖”(Elie Wiesel Award),谴责她不仅没有制止缅甸军方对罗兴亚少数族裔的“种族清洗”,甚至从未承认这一“罪行”。(AP)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7
25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