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为“种族屠杀”辩护的民主女神[图集]

2019-12-11 06:13

编辑:叶昆石

当地时间2019年12月10日,位于荷兰海牙的国际法庭开始举行为期三天的历史性听证会,调查缅甸军方2017年因残酷镇压罗兴亚穆斯林而受到的种族灭绝的指控。缅甸政府实际领导人、国务资政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中)现身听证会,预计于12月11日就此问题进行抗辩。(AP)

缅甸政府12月11日发表声明,称国务资政将率领一支团队向国际刑事法院提起上诉。昂山素季办公室在Facebook上发文说,缅甸已经聘请了著名的国际律师来对冈比亚(西非的国家)的控告提出异议,昂山素季将以缅甸外交部长的身份捍卫国家利益。图为12月10日,昂山素季的车队抵达海牙国际法院。(Reuters)

缅甸军方发言人表示,这一决定是在军方与政府协商后作出的,“我们军方将与政府充分合作,我们将遵循政府的指示。”(AP)

法广网(RFI)称,昂山素季在海牙国际法庭出庭,亲自为被指控对少数民族实施种族灭绝的缅甸辩护,再没有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遭遇昂山素季这样的命运。(Reuters)

报道指,缅甸前异议人士、曾经是缅甸军政权的眼中钉、被软禁长达15年之久的昂山素季,决定亲自到荷兰海牙国际法庭出庭,为缅甸军人的行为辩护,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悖论。(AP)

西非小国冈比亚11月11日代表由57个成员国组成的伊斯兰合作组织向海牙的国际法庭提出这起诉讼。冈比亚指责缅甸违反了1948年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Reuters)

冈比亚代表伊斯兰合作组织的57个成员国,向国际法庭状告缅甸军方,称其在罗兴亚穆斯林社区实施了屠杀、强奸和破坏。冈比亚向海牙法庭提交的声明中,称这是为了摧毁和放逐罗兴亚人的“种族灭绝行为”。(AP)

国际法院12月10日开庭后,冈比亚司法部长坦贝杜(Aboubacarr Tambadou)率先陈词。他说:“冈比亚只要求你告诉缅甸停止这些无谓的杀戮,停止这些持续令我们的集体良知震惊的野蛮与残暴行为,停止这场对自己人民的种族灭绝。”(AP)

根据海牙国际法庭的规定,成员国可就其他成员国违反国际法的行为提出控诉。本案依据的是1948年制定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Reuters)

昂山素季在车队护送下抵达国际法院所在的和平宫时,没有回答在场媒体的提问,在庭上面对冈比亚政府的指控时也面无表情。(AP)

早在罗兴亚事件发生后,昂山素季就一直否认缅甸军方实施了大屠杀,并否定了联合国2018年就此进行的调查报告,她认为西方人根本不懂罗兴亚人的社会政治现状。(AP)

此前,昂山素季决定亲自出庭为缅甸军队的行为和缅甸的名誉辩护,外界反响复杂,缅甸国内在听证会开始前举行了大规模集会,声援昂山素季。(AP)

联合国新闻指出,罗兴亚人主要信奉伊斯兰教,居住在以佛教徒为主的缅甸若开邦北部,他们是世界上受迫害最深的少数群体之一。2017年若开邦罗兴亚救世军在若开邦北部针对缅甸军方安全部队发动袭击,引发政府军8月开始进行大规模“清剿行动”,超过70万罗兴亚人逃至邻国孟加拉国。(AP)

缅甸军方被指称对罗兴亚人实施了人权侵犯,联合国前任人权高专称这些行为有着所有“种族清洗教科书般”的特征。 (AP)

联合国的调查根据对幸存者的采访得出结论认定,实施这些运动“带有种族灭绝的意图”。这些幸存者列举了各种屠杀,法外杀戮,团伙强暴,以及焚烧整个村庄等罪行。 (AP)

2019年11月,冈比亚代表伊斯兰合作组织向国际法院针对缅甸局势提起诉讼。 另一方面,国际刑事法院也已授权对缅甸被指称对罗兴亚人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进行调查,并按照普遍管辖权的原则在阿根廷提出了有关种族灭绝罪和危害人类罪的刑事诉讼。(AP)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曾是国际人权的象征,她也因促进缅甸民主而被军政府软禁很多年。现在,作为缅甸的民盟领袖,她正在国际法院为缅甸辩护。图为12月10日,在荷兰海牙举行的为期三天的听证会首日后,昂山素季离开国际法院。(AP)

法广网指,昂山素季决定亲自出庭为缅甸的名誉辩护,此举对她本人并非毫无风险。有分析指出,她曾给全世界留下的勇敢无畏与独裁者斗争的形象正在转化成一个背叛了自己理想的缅甸领导人。图为12月8日,昂山素季在内比都国际机场准备前往荷兰。(Reuters)

现年74岁的昂山素季在1989年至2010年间大部分时间都受到军政府的软禁,因为她一直在不懈努力使缅甸实现民主,这一事实使她成为20世纪在专制镇压下进行和平抵抗的国际象征。图为1995年7月14日,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昂山素季在她位于仰光住宅的花园里被保镖和助手包围。(AP)

2015年11月,她带领缅甸全国民主联盟 (NLD) 在缅甸25年来的首次公开大选中赢得议会多数席位。图为1995年7月19日,被释放的昂山素季在她的宅院门口对数百名支持者讲话。(Reuters)

BBC指出,尽管缅甸宪法禁止她出任总统,因为她的子女是外国公民,但昂山素季被广泛认为是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她的正式头衔虽然是国务资政(兼外长),但缅甸总统温敏(Win Myint)是她的“左膀右臂”。图为2010年11月13日,从软禁中获释的昂山素季与全国民主联盟成员一起散步。(Reuters)

作为缅甸“国父”昂山将军的女儿,昂山素季注定无法远离政治。1988年,缅甸因军政府奈温的货币改革而陷入动荡,1988年3月起,越来越多的阶层支持学生运动,并在当年8月8日爆发争取民主的大规模民众运动。图为2010年11月13日,昂山素季从软禁中获释后,在她的住宅大院向支持者发表演讲。(AP)

1988年8月26日,她在仰光的一次演讲中说:“作为我父亲的女儿,我不能对所发生的一切无动于衷”。她被推举领导了反抗当时的独裁者奈温将军的起义。受到美国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和印度圣雄甘地(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非暴力运动的启发,昂山素季组织集会,并在缅甸全国各地旅行,呼吁和平民主改革和自由选举。图为2012年5月2日,昂山素季在缅甸内比都的议会下院宣誓。(Reuters)

但是,示威游行被缅甸军队残酷镇压,军队在1988年9月18日的政变中夺取了政权。次年,昂山素季被软禁。缅甸军政府于1990年5月举行全国大选,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令人信服地获得胜利,但军政府拒绝交出控制权。昂山素季在仰光被软禁了6年,直到1995年7月获释。图为2012年6月16日,在挪威奥斯陆市政厅举行的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上,昂山素季发表了获奖感言,这是她在挪威亲自领取在1991年就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Reuters)

2000年9月,她再次被软禁,当时她不顾当局的旅行限制,试图前往曼德勒市。她于2002年5月无条件获释,但仅仅一年多后,因为她的支持者与政府支持的暴徒发生冲突,她又一次被监禁。她后来被允许回家,但再一次遭到事实上的软禁。图为2012年11月30日,缅甸民主领袖昂山素季在蒙育瓦市发表演讲后与支持者握手。(Reuters)

2010年11月7日,昂山素季在缅甸20年来举行的首次选举中被排除在外,但6天后她从软禁中获释。随着缅甸新政府开始改革进程,昂山素季和她的政党重新加入缅甸的政治进程。图为2013年10月24日,昂山素季抵达北爱尔兰首都贝尔法斯特斯托蒙特庄园的议会大厦。(Reuters)

2012年4月举行缅甸议会补选,以填补担任政府职务的政治家空出的席位时,昂山素季和她的政党参加了这次补选,尽管有些方面有所保留。他们在45个席位中赢得了43个席位,她宣誓就任议员和反对党领袖。次年5月,昂山素季24年来首次离开缅甸出国,这表明她显然相信缅甸的新领导人将会允许她返回缅甸。图为2017年9月19日,昂山素季在内比都就若开邦和罗兴亚局势向全国发表演讲后走下讲台。(Reuters)

2014年11月,昂山素季警告说,缅甸没有进行任何真正的改革。而美国2012年放弃了对该国的大部分制裁,过去对缅甸“过分乐观了”。2015年6月,缅甸议会举行投票,未能取消军队对宪法修改的否决权。4个月后,缅甸举行了25年来的首次公开大选。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图为2019年12月10日,昂山素季在海牙国际法庭。(AP)

尽管由于缅甸宪法限制有外国配偶或子女的候选人,昂山素季无法成为缅甸总统,但她在2016年出任国家资政(兼外长),成为缅甸事实上的领导人。自那时以来,罗兴亚人危机一直被视为对她的领导能力的考验。图为2019年12月10日,昂山素季在海牙国际法庭聆听法官讲话。 (AP)

昂山素季曾被视为一座人权灯塔,一个愿意放弃个人自由,与缅甸无情的军政府斗争的有原则的活动家。这些经历足以让她成为“缅甸的希望”、“民主女神”、“人权斗士”。图为2017年9月22日,孟加拉国Taiy Khali难民营搭起新帐篷。(AP)

BBC报道称,1991年,在缅甸被尊为“夫人”的昂山素季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诺奖委员会主席称她为无权者力量的杰出典范。但2019年,昂山素季将在海牙的联合国国际法庭上出庭,为缅甸政府面临的实行种族灭绝指控进行辩护。图为2017年11月17日,罗兴亚穆斯林从缅甸进入孟加拉国,他们涉水经过通往孟加拉国贾姆托利(Jamtoli)难民营的一条小路。(AP)

由于缅甸军队的镇压,数十万罗兴亚穆斯林从缅甸逃往邻国孟加拉国,他们对此感到愤怒,他们指责昂山素季拒绝谴责势力强大的军队,拒绝采取任何措施制止强奸、谋杀甚至种族清洗的暴行,拒绝承认有关暴行。图为2017年11月22日,22岁的“F”在孟加拉国库图巴朗(Kutupalong)难民营的帐篷里。她说自己在6月和9月两次被缅甸武装部队成员强奸。(AP)

昂山素季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国际支持者反驳说,她是一个务实的政治家,努力治理着一个有着复杂的历史的多民族国家。在这个国家里,人口的多数佛教徒对罗兴亚人缺乏同情。图为2018年6月26日,孟加拉国库图巴朗难民营。(AP)

他们还指出,缅甸军方在国家政治中仍然维持着很大权力,并不会放弃对安全部队的控制。但批评人士说,昂山素季已经失去了道德地位,失去了不顾个人得失、愿意为人权挺身而出者的崇高声誉。图为2019年11月11日,在荷兰海牙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来自罗兴亚社区的代表在听取证词。(AP)

数十名罗兴亚支持者12月10日聚集在法院外,举着“停止种族灭绝”的横幅。一些人拿着昂山素季的照片,下面写着“耻辱”和“军事特工”。(AP)

综合媒体报道指出,也许昂山素季本意并非要为缅甸军人的暴力行为辩护,但如此一来,等于她在以自身的名誉为缅甸军人担保。从罗兴亚人遭遇悲剧开始,昂山素季一直否认缅甸军方对其实施了大屠杀,并否定了联合国2018年就此进行的一个调查报告。图为12月10日,示威者聚集在海牙国际法院外。(AP)

报道还称,昂山素季为自己与军方暧昧的关系辩护,她的理由是西方人根本不懂得罗兴亚人生活地区的社会政治现状。图为12月10日,警察在海牙国际法院外。(AP)

法国《世界报》认为,昂山素季目前最关注的是她本人在缅甸国内的形象,她仍然得到缅甸人广泛的尊敬。图为12月10日,支持者在仰光手持昂山素季的画像向市政厅行进。(AP)

报道指,亲自出庭在她的国家被视为是一个勇敢的行动,缅甸人仍然尊敬地称呼她为“夫人”。缅甸的主要民族是缅族,占总人口70℅。图为12月10日,在缅甸仰光,支持者们举着昂山素季的画像走向市政厅。(AP)

大部分缅甸人憎恶信奉伊斯兰教的罗兴亚人,称他们是班加里人,因为他们最早来自目前的孟加拉国,在英帝国统治印度时期,他们开始从现在的孟加拉国向缅甸境内移民。图为12月10日,人们在仰光声援昂山素季。(Reuters)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32
40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