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鸟类迁徙季万人护飞 候鸟保护之难亟待破解[图集]

2019-11-29 01:53

编辑:宋朗

中国地处东亚-澳大利西亚、中亚-印度、西亚-东非三条候鸟迁徙路线交会处,每年迁徙季,大量候鸟飞往南方越冬,“护飞”也由此成为一场“接力赛”。2019年秋冬,中国各地188支候鸟保护团队的16,000多名志愿者参与“护飞行动”,为候鸟迁徙保驾护航。图为北京时间2019年11月8日,江西省九江市都昌候鸟保护区的候鸟保护人员和志愿者在巡查。 (VCG)

建立自然保护区,是改变鸟类栖息地和迁徙停歇地的生态环境,让鸟类资源和候鸟迁徙得到保护的最有效途径。据中国新闻网北京时间11月29日报道,截至2017年底,中国以鸟类为主要保护对象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达到82处。但经过多年的环志、跟踪、巡护等工作的开展,目前已发现中国重要候鸟栖息地有1100多处。图为10月29日,在都昌候鸟保护区拍摄的候鸟。 (VCG)

都昌候鸟保护区所在的鄱阳湖是中国最大的淡水湖、国际最重要候鸟越冬地之一,是世界上最大的鸟类保护区,每年到鄱阳湖越冬栖息的候鸟数量多达60至70万只。到鄱阳湖越冬白鹤最高数量达4,000余只,占全球98%以上,是世界上最大的白鹤栖息地,被誉为“候鸟天堂”。图为10月30日,在都昌候鸟保护区拍摄的灰鹤。(VCG)

鄱阳湖的候鸟主要来自中国青湖、北大荒和俄罗斯西伯利亚等地。经过长途奔袭飞抵鄱阳湖时,鸟儿们早已饥肠辘辘体力不支,不得不在中途停歇寻找补给。图为2015年11月18日,都昌候鸟保护区的候鸟保护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将稻谷撒到候鸟栖息地,进行人工投喂。 (VCG)

人类的非法猎捕,是候鸟迁徙途中可能遭遇的更大凶险。2016年10月,志愿者在中国天津、唐山两地巡护时,发现两大片非法捕鸟区域,鸟网达两万余米。大量朱雀、红喉歌鸲、蓝喉歌鸲、东方角鸮等鸟类挂网,致数千只野生候鸟死亡。图为2011年11月20日,江西都昌候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李跃在清理鸟网。(VCG)

来鄱阳湖越冬的候鸟,有时会因各种原因生病、受伤。2013年,为了让伤病候鸟在第一时间得到救治,都昌县建立了中国第一所候鸟医院。图为2019年10月29日,李跃与候鸟医院院长李春如(右)一起为受伤的候鸟喂食。 (VCG)

到目前为止,候鸟医院救治放飞的候鸟已有14,749只。但保护需求与保护措施仍然存在极大的不平衡。图为11月8日,李跃在候鸟医院抚摸被救护的苍鹭。(VCG)

2019年10月,中国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成立鸟类保护管理处,管理处相关负责人透露,针对候鸟保护工作,下一步将制定候鸟重要栖息地标准,划定重要栖息地的范围、确定栖息与停歇的候鸟种类及迁徙时间,根据实际情况制定保护方案。图为2015年1月8日,都昌县候鸟保护人员在都昌候鸟保护区巡查。(VCG)

在候鸟迁徙保护面临的重重困难下,自发的民间候鸟保护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及2019年春季,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约3.3万人次志愿者参加了“护飞行动”,巡护里程累计约48万公里,拆除各类捕鸟工具1.9万件,救助放飞候鸟3.3万余只。图为2011年12月3日,在都昌马影湖拍摄的被救护的灰鹤。 (VCG)

与未在各类保护区内的候鸟栖息地同样让人担忧的,是尚未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候鸟种类。中国1,100多处重要候鸟栖息地仅372处位于保护区内,保护区外非法猎捕依然高发。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30年来亟待更新,勺嘴鹬、黄胸鹀等极危物种仍未被纳入保护名录。严防非法猎杀依然是重中之重。图为2017年3月25日,昌都候鸟保护区的白鹤群漫天飞舞。(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10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