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虎逃脱死亡风波震荡 揭中国“马戏之乡”困境[图集]

2019-11-08 19:46

编辑:叶昆石

2019年9月,一只东北虎从中国河南某马戏团逃脱,被警方通过麻醉手段擒获后,送到动物园时已死亡。这只东北虎,租赁自中国惟一一个获“马戏之乡”称号的县区——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埇桥马戏家族式经营,现在200多个从业队伍,2万多从业人员,占中国马戏的七成。图为10月20日,尹夫利的马戏团在安徽宣城表演。(陈亮/VCG)

近年来,禁止动物表演的呼声四起,东北虎的演出受限。据埇桥区林业部门和马戏协会统计,当地有上千只东北虎,而这些“待业在家”的老虎则成了令当地主管部门和马戏团长们头疼的问题。图为10月21日,东北虎和非洲狮在驯兽员孙岗的指挥下表演狮虎大坐,团长尹夫利说,指挥表演的原理在于利用老虎本能,指挥棒伸到老虎脸前,老虎探起身伸爪子去抓棍子,动作就完成了。(陈亮/VCG)

尹夫利是安徽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马戏技艺传承人,他看了河南老虎“越狱”的视频,气得跺脚直骂:“就那个情况逮着尾巴就下来了,他还在那打,越打不就越往上蹿⋯⋯小孩儿在马戏团学几年就想当团长,学驯老虎不知道学会没有,弄得现在大家都吃不上饭。”图为10月22日,演出开始前,观众排队等待入场。(陈亮/VCG)

吃不上饭是因为运输、演出手续难办。尹夫利家里有12只老虎在家趴着,他的邻居李尹家里也有10多只老虎趴着,“老虎发情了,就分笼子,不敢让生了,养不起”。图为10月27日,演出结束,一只老虎正在被转运上车。(陈亮/VCG)

猪肉贵,老虎只能吃鸡,按老虎的饭量,一天吃最便宜的鸡,也得上百元人民币。帮尹夫利在家照顾老虎的饲养员说,目前他一天喂两桶鸡架,大约460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 美元),只能是维持老虎的生存。图为10月27日,工作人员冒雨拆卸演出大棚。(陈亮/VCG)

对于向外出租老虎的宿州同行,尹夫利表示理解:“有办法谁也不会铤而走险,老虎老在家闲着不是事,那不是狗,可以吃馒头,老虎得吃肉啊,坐吃山空,换谁家也受不了。”图为10月26日,演员们打牌休闲。(陈亮/VCG)

理解归理解,尹夫利自己并不愿意干出租老虎的生意,“不管什么人都能拉个马戏团吗?万一出事儿了怎么办?”所以,养活老虎,还是得靠演出来挣钱。图为10月26日,驯兽员孙岗已经睡下,尹夫利打牌赢了一把钱,喊他去吃夜宵。(陈亮/VCG)

中国十一黄金周,对尹夫利的马戏团来说通常是收成最好的档期,往年可收入数10万元人民币,而2019年只赚到10几万元人民币。4支接到合同的队伍,演出都不顺利。10月1日 ,距山东省青州城区20公里的一处新建景区中,一座崭新的马戏大篷格外抢眼,尹夫利的爱人马海英带队在此演出。前一天预演没坐满,马海英预感情况不妙,“进坑了啊,怕是要被拖欠演出费”。图为10月2日,马戏团小丑孔伟到观众席暖场。(陈亮/VCG)

和景区签演出合同前,马海英请“大师”给看了看,“大师”不让来,说东北方向没生意。马海英犹豫了。但十一期间各地对于大型演出的限制格外紧,打算搞演出的老客户少了很多,仅有的几家迟迟跑不齐手续。“就靠十一挣钱翻身呢,在家闲着也是没钱,对方承诺保底15万元人民币,想了又想,还是决定来碰碰运气。”图为主持人观看手卡。(陈亮/VCG)

景区表示如果合作得好,可以考虑给马戏团一块区域长期驻演,四处漂泊的马戏团都希望有这么一个稳定演出的场地。尹夫利家的马戏团曾经有过固定演出场地,但近年来政策收紧,公办的动物园不再允许表演。固定场地只能在景区或私营动物园找。为了争取这个机会,尹家在经济趋紧的情况下,筹钱置办了这顶新篷,有600个座位。图为10月6日,景区人气有限,主办方找来“猪八戒”在检票口向孩子们赠票。演出时,坐在后排休息的“猪八戒”也被节目吸引。(陈亮/VCG)

最少的时候,600座只坐了10几个人。还有些不愿买票的在检票口掀着篷布向里张望,绸缎演员丛妮谢幕后,按惯例向观众鞠躬致意,搭档谢宝玉一把将她拉走,“观众是演员最好的奖励,就那几个人看,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马海英则跟演员们强调,“哪怕就一个观众进场,也得演,还得演好,咱们不能让景区留下扣钱的把柄”。图为10月7日,丛妮在表演吊环。(陈亮/VCG)

马戏团就像一座自走钟,每天上午10时30分一场,下午15时30分一场,还有人就再加一场。演出前1小时,6座大音箱里播放起马海英亲自录的广告词“迎国庆,迎十一,看马戏大优惠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只要一包香烟钱,就能看到精彩的大马戏表演了”。图为10月7日,在山东省青州市某景区内,一只狗熊在表演双杠动作。临时搭建的场地地面不平整,每次狗熊出场都需要有人扶着双杠。(陈亮/VCG)

狮子、老虎表演是演出当中的压轴大戏,一到这时,男演员们全都忙起来,搬运器材,锁闭围栏。表演中,老虎穿越了没火的钢圈,并没有什么惊险刺激的镜头。马海英说:“老虎可不是没有惊险的节目,只是,现在谁也不敢冒风险了。”图为10月8日,马海英向主办方讨要演出费,演员们在门口等她消息。(陈亮/VCG)

安徽宿州埇桥区本没有老虎,但有祖辈流传下来的马戏技艺,20世纪80年代,埇桥人重新办起马戏团,当起个体户,随着财富积累和竞争加剧,演出的动物也逐渐大型化,节目从猴子羊角倒立,发展到老虎滚绣球、莲花坐。图为10月8日,马戏团人员在大篷内休息。演出结束后,大篷里的桌子和工具箱铺上木板,就成了他们的床。(陈亮/VCG)

宿州埇桥区马戏协会副秘书长张永恒从文化局退休后,一直在为马戏发展奔走,“几百年来,我们对动物习性的了解和对动物的驯化,在全国应该是最高水平。2006年中国文联授予‘马戏之乡’,全国仅此一地,2008年埇桥马戏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06年我张罗第一届马戏艺术节时,产值3亿至4亿元人民币,2010年我们办第二届马戏艺术节的时候再统计,产值7亿元人民币!”图为10月8日,在山东青州演出结束,演职人员合影留念。(陈亮/VCG)

对于动物表演是虐待动物的指责,张永恒并不认同,埇桥马戏是“感情驯化,食物引诱”,在一份向埇桥区政府提交的发展方案中,他建议,新一届埇桥马戏协会可以积极吸纳动物保护组织、政府职能部门进入协会,使协会成为各方沟通的桥梁。张永恒还建议马戏团尝试舞台表演艺术的创新。图为团长马海英。(陈亮/VCG)

当地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站站长时伟介绍,“一只东北虎的展演可以带动饲养、道具、驯化、展演等其他环节一连串的经济效益”。当地取得人工繁育许可证的马戏团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引进饲养老虎,2000年左右,当地东北虎数量开始激增,通常一家马戏团有两只老虎,但多的有四五十只。图为“小丑”孔伟,40年前在宁夏杂技团做团长。(陈亮/VCG)

时伟说,老虎禁止演出后,国家也没有相应的补贴,马戏团体维持老虎生存的开销压力陡增。了解到马戏团的困境后,埇桥区高层紧急进行了调研,林业部门也在积极向上级反映,呼吁尽快放开东北虎的展演,“但目前还没有商榷出一个具体的措施”。图为驯兽员孙岗跟着马戏团做了20多年,是跟尹夫利最久的徒弟之一。(陈亮/VCG)

此外,老虎死亡之后的处理,也是一大难题。东北虎的寿命一般为20年,从2000年出现繁育量激增开始,随着当地东北虎年龄的增长,自然死亡数量增多。向中国国家林业局报告死亡原因后,通常只能将老虎送标本厂或冷冻。河南“越狱”东北虎的尸体,还在郑州动物园冰柜里冻着,进一步的结果尚未向埇桥区通报。图为10月19日,阿山是马海英在广州收养的义子,平时管护动物、干杂活,人手不够时就上场帮忙演出。(陈亮/VCG)

如今,这只东北虎的“越狱”风波,仍在持续震荡着中国马戏行业,让马戏从业人员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团长尹夫利发现,儿子们并不像他当年那般热衷马戏事业,“现在再说传承有点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干了,干不下去了”。他还想知道的是,未来动物表演是否会被取缔。假如那一天真的到来,那些动物又该如何安置呢?图为10月23日,马戏演员孔伟起床遛狗。(陈亮/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20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