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消失的泰山挑山工 扛百斤货物过万级石阶[图集]

2019-10-05 18:37

编辑:叶昆石

位于中国山东省中部,泰安市境内的泰山,有着中国“五岳之首”,“天下第一山”的美称,常年吸引无数游客前来观光。海拔1,500多米,有6,000多级台阶,挑山工负重登山,他们留在别人的清晰或模糊的印象里,行走在泰山一级一级石板台阶上,就是泰山的一幅风景。图为2019年9月2日,泰山风景区内与南天门相连的十八盘,这也是登泰山中最险要的一段。(VCG)

9月2日,一名挑山工正挑着100多斤的货物攀登泰山十八盘。在天气暖和的季节,泰山挑山工大多光着膀子挑货。一人从早到晚,最多可以挑三、四趟。(VCG)

9月3日凌晨4时,此时在中天门储货场的王怀玉(前)已经起床,担心打扰到工友的他没有打开宿舍的灯,而是摸着黑一个人走进厨房准备早饭。图为王怀玉在厨房吃饭。一天的工作开始前,挑山工们需要先把肚子填饱。用他们的的话说“吃不饱,登不上去”。(VCG)

9月3日清晨5时左右,为了保证货物准时送到,等不到天亮的王怀玉和工友一同出发了。(VCG)

他要赶在8时之前把货送到泰山顶上的一个转播台。图为9月3日,王怀玉将货物交给接货人。在山上长年累月的工作,他们和货商之间也形成了默契,彼此关照。(VCG)

“说好的时间,不能迟了。”王怀玉确认了一下手里的发货单说,自己走得慢一些,就早点上山。站在一旁帮着上担的李加法说:“他姑娘等着要生活费咧。”图为9月3日,王怀玉把货物送到泰山顶上的转播台后整理绳子。(VCG)

49岁的王怀玉曾是济南市一家石材厂的工人,2004年厂子经营不善面临倒闭,刚当上爸爸的王怀玉也被辞退了。图为9月2日,王怀玉正在货场整理货物、称重。挑山工的收入以货物重量和路程远近计算,体力好的每天能有200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06美元)左右的收入。(VCG)

一边是需要照顾陪伴的女儿,一边是捉襟见肘的口袋,为了这个家,王怀玉在邻居的介绍下,来到泰山成了一名挑山工,这一干就是15年。图为9月2日,整理好货物后,王怀玉一个人站在货场高处的台阶上等同伴。(VCG)

“在这里干活,钱能攒得住,没地儿花。”王怀玉说,女儿上学的费用、家里新盖的楼房,都是靠他一担担挑出来的。图为9月2日,王怀玉穿的胶鞋破了个洞。(VCG)

挑山工已经成了泰山的一个符号,走到哪儿都会成为游客镜头捕捉的焦点。图为9月2日,王怀玉从中天门出发,一口气登上了南天门,全程仅仅用了两个小时。(VCG)

有时一些好奇的游客会主动过来攀谈,但他们往往会默不作声,仍旧一步一步往上爬。“爬坡时,担子一旦起来就不能放下,这肚子里鼓着气呢。”已经做了25年挑山工的李加法说,“我们也想和游客聊天,可一说话气就泄了,再想起来就难了。”图为9月3日,经过龙门后,挑着100多斤货物的耿玉奎看了看前面的台阶后换了个肩继续前行。(VCG)

9月3日,李加法途径一个“趴趴屋”时在里面歇一会儿。这里曾是他们的宿舍,墙是用石头和废弃的建筑材料垒砌而成,房顶是用木头和防雨布简单搭建的。有了新的宿舍后,这些特意保留下来的“趴趴屋”成了挑山工们的临时歇脚点。(VCG)

53年间,泰山上修建起了货运缆车,从山脚下的红门到半山腰的中天门通了公路,曾经3、4百人的挑山工已经减少到现在的20多人。图为9月3日,三名挑山工一起出发,前往南天门送货,他们每人都挑着100多斤的货物。虽然送货上山的方式多了,但货物要送达目的地,许多路段还要靠挑山工。(VCG)

“挑山工”又称为“担山工”、“担泰山”,在泰山是一个古老的职业。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明君清帝等帝王,都以不同的形式祭祀过泰山,而历代皇帝的祭祀用品和泰山上的建设材料,都是靠人挑上去的,于是有了“挑山工”这一职业。后来山上用的,小到吃喝用品、柴米油烟,大到机器设备、电缆电器,挑山工也都是运输的重要力量。图为9月2日,登山途中不时会有游客给挑山工拍照。(VCG)

中国媒体在相关报道中写道,泰山上现在大概也只有20多人。老一批挑山工很多已经挑不动了,而年轻人许多吃不了这个苦,现存的挑山工有可能就是最后一代了。图为9月2日,做饭也成为了挑山工们需要学会的一项技能。(VCG)

9月2日,王怀玉在宿舍统计自己的发货单,这也是他们到了月末领取工钱的凭证。王怀玉做挑山工已经15年了,背上也磨出了厚厚的老茧。(VCG)

随着年龄的增大,69岁的老队长赵平江已经感觉到了“岁月不饶人”的苦恼。虽然他已经不挑货上山了,但面对挑山工一年比一年少的局面,赵平江还是感到了一丝落寞。图为9月2日,临近中午,一些挑山工回到宿舍休息。这间宿舍是当地工会在了解到挑山工们的生存状况后,特意为他们改建的。(VCG)

赵平江16岁就上山成了一名挑山工。从30斤到100斤,赵平江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但多使一分力就会多一分的收入让他心满意足。他熟悉山上的每一间商铺,也清楚地知道南天门的哪一块台阶有裂缝,哪一块是新换的。图为9月2日,忙了一天后,王怀玉洗了个热水澡。以前没有宿舍时,他们只能自己烧水,用毛巾简单擦洗。(VCG)

如今,最让赵平江忧虑的是这青黄不接的挑山工队伍。他说,以前泰山边的小学生都会上来挑山,挣点零花钱,但现在年轻人都不愿挣这份辛苦钱,人也越来越少。“这算是最后一代挑山工了吧?” 他说,“挑山工可能会慢慢消失,但挑山工精神不会。”图为9月2日,王怀玉睡觉前把第二天要送的货物搬回了屋内。(VCG)

赵平江除了在货场帮忙外,还经常会被泰安市总工会等单位请去做讲座。他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时代记住这一群体,记住泰山挑山工。图为9月2日晚,挑山工们在新修建的食堂里看电视,这也是他们唯一的娱乐方式。(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20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