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夫妇因叙利亚冲突结缘 梦想前往欧洲[图集]

2019-10-04 21:16

编辑:叶昆石

艾哈迈德(Ahmed)和哈宁(Hanin)的故事始于叙利亚冲突。这场战争让这两名巴勒斯坦人从大马士革郊区逃到土耳其。图为2018年3月25日,19岁的巴勒斯坦难民哈宁穿着婚纱离开朋友在土耳其伊兹密尔的公寓,准备与艾哈迈德结婚。(VCG)

他们于2017年冬天被朋友介绍而相识,并于2018年春天在伊兹密尔结婚。图为2018年3月25日,28岁的巴勒斯坦难民艾哈迈德(右)和妻子哈宁在伊兹密尔举行婚礼。(VCG)

从那以后,他们一直试图进入欧洲,他们通过联系偷渡者登上了一艘小艇,但被土耳其海岸警卫队发现后入狱三天。图为2018年3月25日,艾哈迈德和哈宁在伊兹密尔举行婚礼。(VCG)

艾哈迈德说:“我现在的梦想是合法地去欧洲旅行,因为我们在这里很累。”图为2018年3月24日,哈宁的婚礼鞋和配件被摆放在她的公寓里。(VCG)

2017年3月7日,27岁的艾哈迈德在一个公交车站打电话,这将是他第一次与未婚妻哈宁见面。(VCG)

哈宁和她的家人于2014年离开叙利亚,艾哈迈德两年后前往土耳其,2017年冬天他们经人介绍而相识。图为2017年3月9日,18岁的巴勒斯坦难民哈宁和她的朋友们在土耳其基利斯(土叙边境城市)为她的订婚派对挑选礼服。(VCG)

他们住在土耳其不同的城市,几个月来一直互发短信,直到艾哈迈德坐了20个小时的巴士从土耳其第三大城市爱琴海边的伊兹密尔来到边境城镇基利斯与她见面,他们才订婚。图为2017年3月10日,艾哈迈德在基利斯为他的婚礼购买戒指。(VCG)

2017年3月10日,艾哈迈德和妻子哈宁以及哈宁的母亲图尔基(Turki)在举行订婚派对的前一天参观了一家糕点店。(VCG)

他们被婚礼的准备工作忙得不可开交,寻找完美的婚纱,计划举办一个两晚的派对。他们的订婚派对在基利斯举行,就在饱受战争蹂躏的叙利亚边境对面。图为2017年3月11日,一名女孩在参加艾哈迈德和哈宁的订婚派对后试穿结婚鞋。(VCG)

艾哈迈德曾在叙利亚学习英语文学,后来成为一名翻译,他现在在一家纺织厂轮班工作12小时。他说:“这不是我学习的目的,我甚至赚不到足够的钱。我的老板帮了我很多,但我工作时间很长。”图为2017年7月15日,艾哈迈德在伊兹密尔一家纺织厂独自工作。(VCG)

这对夫妇在订婚后就搬到了伊兹密尔。哈宁的母亲在一家工厂包装坚果,而她的父亲出售叙利亚香烟。图为2017年7月12日,艾哈迈德在伊兹密尔从一家叙利亚餐厅的窗户向外张望。(VCG)

自2011年以来,一场激烈的冲突导致350多万叙利亚难民居住在土耳其。2015年,80多万移民(主要是叙利亚和阿富汗移民)乘船离开土耳其,前往希腊进行短暂但危险的旅行。图为2017年7月13日,艾哈迈德从伊兹密尔乘公共汽车第一次来到爱琴海游泳。(VCG)

在欧盟和土耳其达成一项阻止难民外流的协议后的第二年,这一数字急剧下降。图为2017年7月13日,艾哈迈德在爱琴海首次下水游泳。(VCG)

艾哈迈德的目标是节省3,000美元,以便抵达希腊,这是他们前往德国途中的第一站。这家人跟随希腊志愿者在Facebook上创建的一个小组,发布了有关抵达船只、事故和天气状况的帖子。图为伊兹密尔日落时分,一名男子向窗外望去。(VCG)

据土耳其官方媒体阿纳多卢新闻社(Anadolu)报道,数十名移民在经由土耳其前往欧洲的途中死亡。一些人在爱琴海溺亡,另一些人死于车祸,还有许多人在试图徒步穿越边境时被冻死。图为2017年3月10日,孩子们在土叙边境城市基利斯的街上玩耍。(VCG)

每天,艾哈迈德和家人都能听到或读到暴风雨引发事故的故事,以及因为没有足够的钱买救生衣而溺水的家庭的故事。图为2017年7月15日,艾哈迈德的朋友兼同事、叙利亚难民阿里(Ali)和他在叙利亚的亲人交谈。(VCG)

“也许这些迹象表明,我们不应该去,”艾哈迈德有时会在他们2018年尝试之前说,“每一个新问题都试图告诉我们一些东西。”图为2017年3月4日,一名叙利亚男子在伊兹密尔自家经营的商店里。(VCG)

但他别无选择,只能离开土耳其,因为留下来意味着他将“永远在那家工厂工作”。图为2017年8月31日,一名叙利亚难民开的商店的角落里播放着电视节目。(VCG)

2017年7月15日,土耳其伊兹密尔希拉尔,这是伊兹密尔最贫困的地区之一,一面土耳其国旗悬挂在一家废弃工厂的窗户上。(VCG)

艾哈迈德的决心受到了考验,一名他付钱来确保家人在船上有个好位置的偷渡者带着他们的现金失踪了。图为2017年7月16日,人们晚上聚集在伊兹密尔希拉尔地区的街上聊天。(VCG)

艾哈迈德和家人需要再次努力工作以筹集新的资金。他找到了另一名偷渡者,并再次支付了费用,这已经是这家人在两周内五次改变主意。图为2017年8月31日,哈宁和家人从土耳其基利斯搬到伊兹密尔的第一个晚上,哈宁10岁的弟弟穆罕默德(Mohammad)在玩玩具枪。(VCG)

2018年9月26日,艾哈迈德准备付给中介的钱被放在桌上,他们宣称可以帮他们偷渡到希腊。(VCG)

2018年9月28日,艾哈迈德与朋友通电话,计划如何找回他付给一名偷渡者的钱。(VCG)

最后,他们收拾好行李,并买了救生衣。这是一项简单但有风险的交易,可能会被逮捕。最后一个晚上,他们和朋友们一起出去吃饭,然后在家里紧张地等着去海滩的电话。图为2018年10月17日,艾哈迈德在为家人准备救生衣。当日,他将前往希腊。(VCG)

由于难民在从土耳其到希腊的偷渡船上每人只允许携带一个背包,艾哈迈德、他的妻子哈宁和她的家人打包了一些财物,并将其余的财物寄给了朋友。图为2018年10月17日,哈宁的父亲祖尔(Zuher)为8岁的儿子奥萨马(Osama)穿上救生衣。(VCG)

2018年10月17日,哈宁的父亲祖尔是一名巴勒斯坦难民,他亲吻熟睡的儿子,家人则在等待乘坐小船前往希腊群岛的电话。(VCG)

到了晚上23时,帮他们偷渡的人还没有打电话告诉他们去海滩,他们担心自己又被骗了,但他最终还是在几天后打来电话。图为一名男孩在艾哈迈德及其家人居住的伊兹密尔伊奇斯梅利克地区骑自行车。(VCG)

他们最终被带到海滩,在那里他们不得不爬山,穿过森林到达他们的出发地点。他们和另外26人一起挤进一艘小船,然后朝着希腊前进。图为在伊奇斯梅利克的艾哈迈德的朋友家中看到一家商店。(VCG)

小船上的人很吵,所以土耳其海岸警卫队在他们驶离边境20分钟的地方发现了他们,随后他们被送进监狱并被关押了三天。图为哈宁的两个弟弟8岁的奥萨马和11岁的穆罕默德放学回家。(VCG)

这家人说他们可以和同一名偷渡者再试一次,不需要额外的费用。尽管艾哈迈德很是沮丧,他看着乌云聚集在黑暗的水域。“我从未感觉更糟,”他说,“想了这么多,暴风雨就要来了。”图为奥萨马和穆罕默德在家中玩平板电脑。(VCG)

一年后,这家人仍然想搬到欧洲,但已经放弃了乘船。他们不想再遭受屈辱的痛苦,不想再在牢房里受辱,不想再浪费有限的资金。图为2018年9月27日,艾哈迈德一家正在打扫房子。(VCG)

哈宁的弟弟哈姆扎(Hamza)是4年前前往德国的难民之一。这家人渴望停止通过断断续续的视频电话交流,在欧洲团聚。母亲图尔基说:“我对儿子的所有悲伤都在心里。”她说,一想到能再见到儿子,她那颗虚弱的心就膨胀起来。图为2018年6月16日,图尔基首次来到伊兹密尔古穆尔杜尔海滩。(VCG)

艾哈迈德说,他永远不会回到叙利亚,因为局势已经恶化,而且他必须服兵役,为叙利亚总统阿萨德(Bashar al-Assad)战斗。图为哈宁在土耳其伊兹密尔的家中看手机。(VCG)

他说,尽管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2个小时,但他的工资还不足以支付租金,账单和食物。长时间的工作使他筋疲力尽,就像他说的在土耳其街头,公共交通和社交媒体上看到的种族主义言论一样。图为人们在土耳其伊兹密尔文化公园庆祝开斋节。(VCG)

艾哈迈德说:“我现在的梦想是合法地去欧洲旅行,因为我们在这里很累。”图为2017年7月24日,伊兹密尔爱琴海的日落。(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35
35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