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细菌战受害者诉当年惨况:全镇都在办丧事[图集]

2019-09-01 02:27

编辑:韩宁

1941年11月4日,一架日军97式轻型轰炸机,在黎明的薄霭中偷偷飞抵常德地区上空,一路投下麦粒、破棉絮、烂布条等杂物。两天后,鼠疫在常德迅速蔓延。从那时起至1945年年底,鼠疫在常德前后流行长达4年,先后传播至常德周边60多个乡镇、486个自然村,造成数千人死亡。(VCG)

1941年日军在常德鸡鹅巷、关庙街投下疫菌后,这一带相继发生病例多起,往往来不及医治而死。染疫人数一天天增多,平均每天在10人以上,传染极为迅速,一人有病,波及全家。随着疫势蔓延,常德居民完全被恐怖的“瘟疫”所包围,全城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悲惨至极。(VCG)

鼠疫是一种死亡率极高的传染病,俗称“黑死病”。2019年8月3日,湖南常德石公桥镇,一位老人对记者说,几十年过去了,现在门前的这条河水因为鼠疫至今还无法饮用。(VCG)

2019年8月9日,湖南常德双桥坪镇大桥村,细菌战受害者牟幺秀和儿子的遗像。自1996年常德细菌战61名受害原告中,大多数原告因年老体衰,多病,相继去世。目前细菌战幸存者仅18人,其中多数疾病缠身,长期卧床。随着老人们的离去,关于细菌战的记忆逐渐消逝,但70多年前的那场劫难不会被人遗忘。(VCG)

细菌战幸存者98岁的王华璋老人。王华璋19岁那年,他在石公桥镇一家绸布店的当伙计。镇上爆发鼠疫后,王华璋请假回家,到了晚上21时就开始发高烧,口渴不止。第二天清早,母亲找了两个人将王华璋抬到了镇上的防治医院。外国医生伯力士给他抽血化验,说他中了鼠疫病毒,幸好来得比较及时,迟一天就没救了。(VCG)

90岁的张礼忠坐在家中,几十年的痛苦深深地刻在他的心里,永远挥之不去。他对日本政府不认账,不认罪,不赔偿的态度,表示极大的愤慨和强烈的不满。(VCG)

这张老照片拍摄于1937年,是细菌战幸存者张礼忠老人的全家照片。张礼忠的父亲是刻图章营生的,生意兴隆,有所积蓄,一家人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日军侵略中国后,3年间,张家三处房屋被烧毁,先后被害7人,其中4人死于鼠疫病毒。当年张家是13口人的大家族,最后只有张礼忠兄弟和母亲活了下来。(VCG)

张礼忠凭记忆画的图片。当年张礼忠的父亲把两个死去的弟弟放在箩筐里,上面盖上衣服,伪装成睡觉的样子,随着早晨跑警报的人群,挑着去了小西门。在南边荒地,父亲把两个弟弟放进一个木匣里,挖坑掩埋了。埋的时候不敢放声哭,怕被人知道后,挖坟焚尸。(VCG)

张礼忠童年时在河岸拉纤,脚趾也因染疫一直腐烂, 这几年才痊愈。(VCG)

湖南常德89岁的细菌战幸存者何英珍。鼠疫流行那年,何英珍一家就有6人染上了鼠疫,相继在18天内被夺去了生命,连一条看家狗也未能幸免。何英珍老人说,当时,家里死得人都不敢进屋。(VCG)

湖南常德细菌战幸存者易孝信。1942年9月,易孝信已满9岁,他目睹了全村的惨况。据他回忆:当年,易家湾村的6个码头工人,负责将“乌鸦症”(鼠疫)死的妇女装殓,他们回家后不到4天,全部惨死。易孝信的姐姐和外甥回娘家探亲,喝了邻居家的茶水,也染疫死亡。(VCG)

湖南常德石公桥镇,87岁的细菌战幸存者兵胡汉全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的老兵。他在上甘岭战役中,带领一个排多次阻击敌人。提着汽油桶炸美国坦克。在阵地上,几天没饭吃,靠喝尿与敌人拼杀,九死一生。(VCG)

湖南常德石公桥镇的集市。当年正因为小镇的繁华反而加快了鼠疫的爆发。根据事后统计,石公桥有实名登记的死亡人数1,196人,还有2,300多人因多方原因无法一一考证。(VCG)

湖南常德石公桥镇老街的一间老房子。据幸存者介绍:鱼行的老板张春国一家6口人,不到半个月全部死掉了。还有丁常发,也是开鱼行的,一家人共计12人,包括伙计,不到两天死了11个,丁常发的儿子到外面读书去了才得以幸免。(VCG)

湖南常德石公桥镇,细菌战受害者家属77岁石盛记老人坐在家中。老人的母亲告诉他,在他出生前一个月,父亲就感染鼠疫去世了,不久,爷爷也得了同样的病死了。那一年春天,石公桥镇家家户户都在举办丧事,全镇被阴森恐怖笼罩。(VCG)

湖南常德石公桥镇,细菌战受害者家属72岁熊金枝说,她奶奶陈三元是镇里的第一批死于鼠疫的村民。之后,其他家人纷纷到外地投亲靠友,躲疫避灾。(VCG)

湖南常德周家店镇的熊家桥村熊善初和老伴在院子乘凉。熊善初清楚地记得,仅10天时间,他的大哥熊用楠,二哥熊八生,大侄子熊绍武,小侄子熊绍平先后中毒死亡。父亲怕他染疫让他赶快回学校。可回校后,他们全班51个学生,14个中毒,其中包括他。好在学校离医院并不远,染疫的学生接连打了3天针才痊愈。(VCG)

湖南常德双桥坪镇,蔡文龙在蔡家山寻找祖坟。1942年7至8月,第一个蔡家人染疫死后,家族其他人都来帮忙举办葬礼,后来交叉染疫,全族一个接一个死去。症状都一样,高烧、上吐下泻、皮肤发黑、不省人事,死亡。300多人都埋在了蔡家山。(VCG)

湖南常德芦荻山镇,细菌战受害者家属75岁朱义强是本族最年长的老人,据他介绍,在细菌战前,朱家大院的地盘近5万平方米,居住150多户,近600人口。1942年5月发生“人瘟”后,家族中一部分外逃,没有走的就等着受害,本村染疫死亡201人,其中142人是朱家大院的。(VCG)

湖南常德周家店镇,90岁的细菌战幸存者陈国建老人。陈老和老伴俩人都是细菌战幸存者,当年靠吃野菜、啃树皮才活下来。如今,老人晚年生活过得很幸福,因为家里出了8位老师,是当地有名的书香人家。(VCG)

湖南常德桃源县马鬃岭常乡吉安湾村,由细菌战受害者协会捐建的劫难碑。吉安湾村的唯一幸存者李宏华前两年去世了。临终前,他把一叠材料交给女儿和侄子,说,吉安湾村共有16人染疫死亡,其中他们家里就有4人,要女儿和侄子继续和日本打官司。(VCG)

十几名中日友好人士来到当年石公桥码头,调查鼠疫受害者情况。一块石碑上,刻满了鼠疫受害者的名字。(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
22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