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生“消失”的暑假 中产阶级的焦虑表现[图集]

2019-08-30 21:09

编辑:任盈盈

在中国,学生马上迎来开学季,意味着暑假也就结束了。但是现在的学生真的有真正意义上的“暑假”吗?本图集记录了三组北京中产阶层家庭的教育模式,这些家长均毕业于中国顶级名校。他们之中,既有渴望培养天才儿童的博士爸爸,也有试图逃离公立教育,通过国际学校,培养孩子的综合素质的高知妈妈。什么才是正确的教育理念,他们仍在探索。(VCG)

2019年7月15日,北京海淀黄庄的大多数补习机构的课程将从这一天正式开始。在被称为“补习大厦”的银网中心里,电梯中挤满了上补习班的孩子和接送的家长。(VCG)

补习班内前来陪读的家长。每个座位上都架起了手机、平板电脑等设备,录制课程方便回家后回看辅导。(VCG)

(VCG)

2019年7月18日,北京,家长、学生透过玻璃窗向教室里看。尽管当前教育局不鼓励暑期补习,但家长都表示很为难,大人要上班,孩子不上课总不能在家虚度,另外学习竞争压力大,暑假是最好的补习时间。(VCG)

在楼道等候孩子下课的家长,其中老人占多数,不少学生家长表示给孩子至少报了两门以上的补习班。(VCG)

2019年7月18日,北京,一个小学生趴在补习班外的沙发上写作业。(VCG)

2019年7月18日,北京,一名老人通过教室的玻璃看自己的孙子上课。(VCG)

多年来,关于早培班的争论不休。在北京,有两所名校开设的班级尤为典型:“八少八素”(北京八中少年班和素质班)和人大附中早培班。这些班级专门用于选拔10岁左右的天才儿童,通过4年的时间,学完小学、初中的内容。其中,八中少年班将在5年学完高中学业,15岁参加高考,这些大多都是以奥数为基础的“超前教育”。10岁的小京原是北京海淀区一所重点公立小学的四年级学生。在去年暑假,小京通过层层选拔,成为人大附中早培班的一员。这并不容易,以2018年为例,全北京市的报名人数约达到1.8万人,但仅录取170人。录取率为百分之一。而在今年7月21日,人大早培班海选报名人数突破2.3万,再创新高。2019年7月20日晚10时40分,小京在灯下写当天安排的作业。长期以来他已养成“今日事今日毕”的习惯。暑假对他来说和上学没有太大的差别,惟一不同的是可以完成他期盼已久的国外旅行。(VCG)

7月19日,英语老师在小京家中补习语法课程,并称赞小京的学习能力强。小京父母考虑到在低年级时没有狠抓孩子的学习,目前英语基础相对于其他科目来说较弱,在暑假期间给小京安排了英语语法和阅读的补习课程。如何才能拿到早培班的入读资格?和八中少年班不一样的是,八中少年班要求在五分钟答完考题内容,看孩子的专注力以及对图形的敏感度。而早培班更注重计算、数字、找规律偏向于智商测试。所以两者在招生标准上有所不同,前者注重超前学习,后者注重拓展学习。(VCG)

除了学习,小京的一大兴趣是玩乐高玩具。从很小的时候他便喜欢组装,房间里布满了玩具零件。小京父母都觉得儿子适合走早培教育这条路。原因有三个:第一,早培班需要孩子有天赋,小京从小倾向理工科的学习;第二,小京抗压能力较强,并且是有余力能学习更多的拓展知识;第三,家庭因素,小京爸爸在清华大学理工科博士毕业,自己也是在初中升入早培班接受训练,这位学霸父亲并不排斥孩子提前接受“魔鬼训练”。(VCG)

小京将作业上的错题用手机拍下来,以便于之后复习查看。小京在第一次八中少年班的考试中失利,小京妈妈表示为在人大附中的考试,前后也做了一年的准备。但小京爸爸看来,大部分早培班的学生都是顺势而为,即天赋决定论。尽管不排除有为专门考早培班勤学苦练的,但大部分来说提前准备是没用的。(VCG)

相比小京,小一岁的小查的暑假是个例外。小查就读于北京东城区府城小学四年级,派位升学没有压力,眼看着周围同龄人都投入了补习大军,但小查的母亲雪莉并没完全被裹挟到焦虑之中,这位本科、硕士均就读于北大的母亲,一直以来秉持着“快乐学习、自由成长”的理念。和往年暑假相似,小查除了学了三年的戏剧与相声课,还有一周的马术夏令营,另外再加上两周的国外旅行和省外的公益活动。这次期末考试,小查在班上的偏中等,雪莉并没要求大量补习,只是加了一门一对一的英语口语网课。在去相声课的路上,小查在车里背着相声老师要求背诵的百家姓。起初是小查主动提出了想学相声和戏剧课,不知不觉中便已学了三年。(VCG)

相声课上,因一直说不好台词而被老师要求反复练习,小查忍不住红了眼眶。在小查教育问题上,丈夫对雪莉的观念提出异议,但最终让步。自小接受“海淀”教育的小查爸爸,并不是反对没有补习班的暑期生活,只是这种方式稍有不慎就会出现很多弊病-效率低、降低自我要求等。补习也并非洪水猛兽,通过刷题、考试等严格学习方式,可以从小培养孩子自主自律的习惯。“坏习惯一旦养成,今后敲再多门也无益。”(VCG)

小查结束了一周的马术夏令营,在最后的马术展示中表现完美。同样也学过马术的雪莉表示儿子的技术已超过了自己。常年以来,雪莉尽可能丰富小查的暑期生活,过程中不断更新着自己对孩子的认识。今年马术夏令营,在集中了一周的马术训练后,小查很快就攻克了骑马30厘米障碍的跨越,在这期间,小查救了一只受伤的喜鹊,希望给它养伤后能重归大自然。(VCG)

神童式培养模式太过紧崩,放养式培养过于松弛,更多中产阶层家庭饱受应试之痛。在同样注重学习成绩的情况下,双双就读于清华北大,后又就读于美国常青藤高校,并有过十余年美国工作经历的馨田夫妇,更想探索孩子的综合素质全面培养的方式。暑假才刚开始,馨田就在朋友圈调侃,“万恶的暑假快点过去吧!”在她看来,孩子是放假了,但是家长却陷入工作、家庭、补习班三头奔波的疲倦期。大女儿佳佳马上升小学六年级,小女儿程程也马上三年级了。两个女儿的暑期安排从美国夏令营的拓展,足球、桌游等兴趣班的开展,到海淀狂热的语数外机构补习,跟随计算机系毕业的爸爸学习少儿编程等。编程课上,大女儿佳佳成为班里惟一一个女孩。如今除了常规的文化课补习班外,各类兴趣班也日益多样化。(VCG)

馨田下班后等着女儿结束编程课,边等待边处理着工作上的事。但只要和女儿在一起,她便会放下手机,对于她来说,对孩子的陪伴一定要有质量。有次大女儿佳佳问妈妈,“你为什么要上班呢?是出于热爱还是为了赚钱?” 一时间,自己被问住了。“孩子是独立的主体,不止是你教育着她,她也教育着你,这是共生关系。”馨田说。(VCG)

馨田的小女儿程程参加了足球队。她认为让女孩学足球一方面可以把身体练“皮实”一点,另一方面也可以训练团队的合作能力。馨田说,20年以后的世界,谁也不知道以后是怎样。对未来世界的探索,自己反过来是被引导,并得以成长。“不知道现在的教育能否适应未来的世界,孩子们有自己的速度和想看的风景。”而自己要做的,就是慢慢陪着孩子们,看着她们长大成人。(VCG)

“惟分数论”的教育焦虑蔓延之下,馨田坦言,不希望孩子们的眼里只有成绩这么狭隘,而希望培养孩子们的“利他主义”。“只有利他,更关心别人的想法,周遭环境的变化,考虑到普罗大众的利益,这样的孩子他视野更广,站得更高,最后才更可能成为领导者”。(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19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