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中国陆军首支成建制的女兵运输分队[图集]

2019-08-17 20:31

编辑:任盈盈

2019年7月下旬,中国西藏林芝某野外驻训地。这里有一批中国陆军首支成建制的女兵运输分队在高原进行野外驻训。中国女兵运输分队隶属于中国西藏军区川藏兵站部某旅,分队有34名战士,最大的89年出生,最小的有“00后”,平均年龄不足23岁,她们当中,绝大多数都是大学生入伍。(VCG)

自2018年12月女兵运输分队成立以来,该旅结合陆军新兵训练“先训后补”的指示要求和部队野外驻训的实际,探索“3+4”驾驶员训练培养模式,目前,她们已经完成了3个月共同科目和驾驶专业训练,正结合野外驻训和高原复杂路段开展四个月的驾驶员复训。(VCG)

西藏林芝野外驻训地的一块训练场,用来训练女兵驾驶转向的准确度,长期磨练的场地中清晰地映出了一个“8”字图案。(VCG)

女兵分队以川藏南线为依托,沿途兵站作保障,展开为期3周的驾驶复训。训练分为3个周期,一个周期机动时间为5天。每天完成上百公里的长途机动,通过城镇路、乡村路、冰雪路、盘山路等综合路况,全面提升女兵的适应能力。(VCG)

高原环境复杂多变,山腰中经常会出现浓雾。(VCG)

1967年8月,西藏迫龙山路段突发特大山崩,原成都军区某汽车团副政治教导员李显文等10人在此不幸遇难,后被中共中央军委授予“无限忠于毛主席的川藏运输线上十英雄”的称号。车队每次途经此地都会组织祭奠。(VCG)

长途机动训练途中偶遇任务车队,双方敬礼致意。分队中的赵泽娟(左侧车驾驶者)说,刚接触运输车的时候,最困难的部分就是换挡。运输车的变速杆操作起来比较费力,最开始女兵们“手劲”不足,时常需要用双手握着变速杆才能掰得动。(VCG)

19岁的列兵詹瑜检查车辆,为高原道路复训做准备。2018年9月,詹瑜刚去大学报到,入学第一天,她就接到了部队的入伍通知。斟酌良久,她重新打包好刚刚摊开的行囊,做出了一个勇敢的决定——暂别还未熟悉的校园,走向绿色军营,成为一名“00后”女兵。(VCG)

詹瑜说,刚下连队的时候,心里有些失落,感觉部队生活枯燥单调,和电影上火爆刺激的场景毫无关联。最难过的莫过于整个分队队员一起受命剪去长发。“当时我们好多战友都哭了,女孩子都有往耳朵后面撩头发的习惯性动作,可是刚剪发那几天我们往后撩头发,却发现空空如也,心里有些难过,都不愿意照镜子。” 詹瑜说。 (VCG)

詹瑜在军营中晾衣服。(VCG)

和多数女兵不同,钟媛选择来到部队的原因源自于军人父亲的“专断”。高考那年,钟媛以高出当地一本提档线80多分的成绩收获喜果,本可以轻轻松松上一所重点大学,未曾想父亲却偏偏让她选择军校,最终,执拗不过的钟媛不太情愿地选择了军校。(VCG)

“也许是遗传,从几年的军校学习,到毕业分配,再到女兵分队,不知不觉中,我适应了部队生活,也爱上了军人这个职业。” 钟媛谈及她的想法,除了和大家一样进行汽车专业驾驶学习之外,作为学员排长,她还要承担车队指挥、收尾保障等工作,这也让钟媛深感压力。 (VCG)

高原道路复训第三阶段第一天,车队一辆运输车发生故障,停靠路边修理,钟媛在车辆安全距离外设置警示标语,指挥过往车辆有序通行。(VCG)

川藏线被喻为“虫蛀的麻绳”、“锈蚀的钢丝”,被视作中国最险峻的公路,女兵不仅要克服高寒缺氧、风吹日晒,而且飞石常伴左右,暴雪、滑坡、塌方等自然灾害也时有发生,成为车队行进的阻碍、生命安全的威胁。(VCG)

经过3个多月的集中训练, 这些女兵掌握了驾驶技术,能够完成单臂熟练加减档位,在新训结业考核中,整个分队以83%的优良率为集训画上了句号。 该运输旅旅长告诉记者,“战场上的子弹是不会区分男女的,在我们运输旅,会驾驶和会开枪一样,都是最基本的技能,男兵女兵都要一视同仁,严格要求。”(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8
15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