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引发舆论的“小凤雅”案开庭 母亲似精神崩溃[图集]

2019-08-15 06:20

编辑:任盈盈

北京时间2019年8月14日,在中国社会备受关注的“小凤雅”家属诉陈岚名誉纠纷案,在上海市闵行区法院开庭审理。案件缘起于社交媒体微博大“V”、作家陈岚实名指控称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的女童王凤雅遭到亲生父母“虐待”,指其家人“重男轻女”“骗捐”,引发舆论战。目前,法庭还未宣布审判结果。(@人民法院报)

2019年7月12日,专访小凤雅爷爷王太友。王太友家位于河南周口在村里一个小巷里。(VCG)

王太友家位于村子中心位置,家里早些年就盖起了两层小洋楼,只是现在已经破旧,也没有好好修缮。(VCG)

王太友夫妇与孙子飞飞(图中被王太友抱着)。2017年,王凤雅不幸患上一眼部癌症,因家庭无法承担巨额治疗费用,王凤雅父母通过网络募捐平台向社会求助,并得到了网友的慷慨相助。2018年3月,有爱心人士曝料称,王凤雅的父母将善款提现后,并未用于救治王凤雅。4月9日,微博“大V”作家陈岚依据志愿者提供信息,在微博上发布了“实名报警”的文章。文章称,“3岁女婴王凤雅疑似被亲生父母虐待致死,其父母多次利用孩子的惨况,在水滴筹、火山小视频、快手上公开募款……”随后,某自媒体跟进发布的文章《王凤雅小朋友之死》称,王凤雅父母用募得的15万善款带着儿子去北京治疗兔唇,却放任女儿的眼病不断恶化。(VCG)

王太友展示凤雅脑CT照片。2017年10月份刚两岁多的小凤雅患病,被查出来双侧视网膜母细胞瘤。发现已经是晚期了,县医院不接受,建议转到郑州。到郑州,医生说的和县里查的一样。医生说,孩子的病有转移迹象,本来就是个癌症,还是双侧的,别说农村人就算有钱人也不保证能治好。所以,医生建议入院保守治疗。(VCG)

院子里放着凤雅曾经玩过的玩具。小凤雅是王太友第四个孙女,有三个姐姐一个弟弟。因为没有钱,孩子母亲杨美芹带孩子回了老家保守治疗。“美芹见村里人在平台上筹过款,于是在火山小视频、水滴筹上发起了筹款。”王太友说,“后来就有志愿者找上门,跟我们承诺说要发起公益救助,带小凤雅去北京看病。”不放心志愿者带儿媳妇儿和孙女去北京,王太友直接跟着一起去了。王太友说:“他们说在北京那边给安排好了专家和医院,结果在那边孩子情况不好,医院不收,连住院都住不了,而志愿者却只一个劲儿拿手机拍照。”眼看孩子情况越来越差,王太友也急了,他觉得志愿者骗他们去北京只是为了配合志愿者演戏,觉得既然住不了院,就要带孩子走。而志愿者坚持让孩子在北京治疗,发生了分歧。(VCG)

被“作家陈岚”举报,加上“诈捐”经网络传播后,小凤雅的遭遇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网友纷纷指责王凤雅的父母。“那时候,俺一家人在家都被吓傻了,当时只顾着害怕,啥都不懂。警察喊儿媳妇去车上谈话,儿媳妇当时吓得就走不了路,得架住、搀着才能走。”王太友回忆说。2018年5月25日,当地警方表示不存在诈捐行为,当天,在太康县张集镇民政所、水滴筹、媒体等人员的陪同下,王太友将所筹款项剩余的1,301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善款交到了太康县慈善会。2018年9月,王太友、杨美芹将陈岚告上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陈岚在河南、上海等多家报纸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并恢复名誉,在其实名微博上置顶道歉声明两个月;赔偿经济损失8万元、医疗损失3,130元、精神损失费5万元。(VCG)

王太友拿出那个智能机,重又打开那些让人触目惊心的谩骂短信,一条一条地刷过,他说,“都留着,这些短信我都得留着,等开庭的时候要拿到法庭上当证据。”而在这个智能手机之前,王太友和老伴用的都是老年机。(VCG)

提起现在这个家,李兰英(王凤雅奶奶)就忍不住泪流满面。大儿子智力有问题,什么都不懂。儿媳妇又得了病,自己都照顾不了。她和老伴儿都是过六十的人了,老伴因为脑溢血住过院,现在还断不了药干不了重活,她自己也有严重的冠心病,得随身携带速效救心丸。而家里还有三个小孙女、一个小孙子要照顾,还有个20来岁本来去年5月份订婚最后也因为家里人没结成婚在外打工的小儿子。(VCG)

李兰英说,自己身上常备速效救心丸,难受得狠了就吃药,不那么难受了就去干活。李兰英说自己有严重的冠心病,医生让做心脏支架,可一来家里没有可以动手术的钱,二来她更担心做了心脏手术后自己再也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了。(VCG)

据李兰英介绍:“大儿子智力有问题,啥也不懂,是个‘大傻子’。当年,是我们张罗着给儿子结了婚,儿媳妇嫁过来14年,为人很善良,以前性格好,也很爱笑。儿媳妇一直也没经过啥事儿,这次被吓傻了,孩子没了还遭受网络暴力,得了抑郁症,精神崩溃了,这也刚从医院回来,现在还离不了药。”而抱着孩子坐在一旁的王美芹不言不语。(VCG)

“我这都60的人了,每天背着工具去工地上打工。每天带着速效救心丸拿个布兜装点干粮和水,凌晨四点半左右就出门,到工地先摸着把砖头一块块上墙,到晌午还得从工地上回来还得给小孩洗洗衣裳,做饭。一天长天能赚个一百多块钱,短天几十。”李兰英伸出手说,“你看看我这手,关节上都是伤,我这腿上都是浮肿,一按都是坑。从脚手架上摔下来两回了,可只要人家还肯要,就是搭上命也得干,全家都指望着我这一个劳动力呢。老头子的药钱一天都要一块多,家里还有好几个孙女要养,孩子想吃个冰糕伸手问你要五毛钱你也不能说没有。一家人还要生活,真的是,没钱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VCG)

经过去年一年,王太友从一百三四十斤瘦到现在一百零几斤。“自己身体也差不多垮了,全靠一口气撑着,目前心里惦记的就是官司。官司打不赢我会一直打,只要我不死,这个官司就会打到底。陈岚必须要道歉,赔偿不重要,一定要让她道歉。”他觉得等打赢了这个官司自己身体也该垮了,“我这身体越来越差了,可放心不下的还是这一家子,家里的孙女孙子们都还小。”(VCG)

夏天的温良村被大片大片的玉米地包围着,“眼癌女童”王凤雅的坟包就在村子西头自家一片玉米地里。王凤雅去世已经一年多,按照当地风俗习惯,早夭的孩童不能进入祖坟安葬,没有墓碑也没有姓名,只有一个小土包。凤雅妈妈惦记着怕凤雅下雨被淋着,所以家人在小土包上特地铺了一张塑料布又盖了一层土。(VCG)

在小凤雅坟前,奶奶忍不住大哭。(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1
15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