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湘西南以竹为生的村庄 林道奇缺靠马帮运竹[图集]

2019-08-05 00:16

编辑:崔媛媛

上林村是中国湘西南的贫困村。这里四面环山,山里的竹子本是当地民众最稳定的经济来源。因林道奇缺,竹林马帮深受其困,大片竹子闲置山林自生自灭。上林村人多地少,俗有“7分山,2分土,1分田”之说。然而靠山吃山似乎在这里遇到了困境。道路的问题导致了上林村的大量竹子砍伐运输成本高过售价,无法成为村民的经济依托。修建山中林道,成为村民摆脱贫困,走向富裕的最后一公里。(Google Maps)

由于地处中国湖南西南边陲,临靠广西,这里交通欠发达。新宁当地无高铁,无铁路,县城没有火车站。从新宁县到广西桂林比到省会长沙要近,按新宁县当地人的说法,他们的位置有些尴尬。在新宁县上林村,土地显得异常珍贵。上林村的村民对于仅有稻田,十分珍视,山坡上哪怕只能种下一行稻苗,也要精心栽种,细心照料,这里的稻田绿油油,散发着生机。这是他们的口粮,得保证家里的粮仓是饱满的。(朱辉峰/VCG)

上林村竹林多,村民绝大部分以竹为生。环村的山上全是竹子,竹子是村民最大的经济来源。上林村每家每户都有竹林,只是位置不同,面积不同。(朱辉峰/VCG)

竹子是制作筷子的原材料,上林村的竹子有一部分送来竹筷品加工厂制作成竹筷用品。然而竹林因林道未通,无法运下来,竹源短缺,工作很不稳定。(朱辉峰/VCG)

上林村民众雷运梅(一排右一)和丈夫肖伟庚的经济来源都与竹有关。图为雷运梅带着8岁的女儿雷焱(一排右二)在竹筷品检车间与自己的同伴们合影。(朱辉峰/VCG)

上学期间,雷运梅早上把孩子送到学校,再来工作,放学后接雷焱到车间,雷焱就在旁边的操作台上做作业,帮妈妈干活。(朱辉峰/VCG)

雷运梅带着女儿雷焱在竹筷品检车间分拣筷子,把次品、残品分拣出来。一天2万多双筷子要从她手上过,她工作时戴了手套,但长期的分拣接触筷子,手上还是长满了厚茧。(朱辉峰/VCG)

竹筷品检车间里分拣筷子的女工。竹具加工厂干一天活,能赚50元人民币(约合7.11美元)至60元(约合8.54美元),但也不是很稳定,竹源短缺,导致有时没活干。(朱辉峰/VCG)

竹子加工厂中成捆的竹子,等待加工出售。(朱辉峰/VCG)

丈夫肖伟庚是伐竹人,哪里伐竹,他就去哪里。肖伟庚(右)在山上砍竹,从早到晚,将近8个小时,能砍80根竹子,根据竹林的位置,伐竹难易度收费,每根酬劳2元人民币(约合0.29美元)左右。中午的饭早上出门自带。(朱辉峰/VCG)

砍竹人在山腰间砍竹,面临着高温、蚊虫、无路、耗力多重挑战。(朱辉峰/VCG)

砍竹人的手,双手老茧遍布,指甲里手指上布满砍竹时留下的泥污。(朱辉峰/VCG)

逢下雨砍不了,所以天气成了肖伟庚最关心的事情,下雨,不能伐竹只能呆在家,抽着闷烟。没有收入,他心里着急。(朱辉峰/VCG)

雷运梅家也有竹林,10亩,位置靠山巅,不通林道,由于砍伐运输的成本超过了竹子售卖的价格,多年来,她家的竹子一直没有砍伐,10亩的竹林任期自生自灭,有时候,丈夫肖伟庚闲着无事的时候会上到林地收罗一些残败干枯的竹片,用于当柴火烧。图为不通车的林道,靠马驮运竹子,运输过程中竹尾在道路上留下道道划痕。(朱辉峰/VCG)

上林村的运竹马帮,一趟马运输15根竹子。山上没有林道,靠这些马帮将竹子运下山。(朱辉峰/VCG)

本来,10亩的竹林按照当地竹子加工厂收价,每年将近有六千元人民币(约合855.33美元)至七千元人民币(约合997.89美元)的收入,这对于还处于贫困状态的雷运梅一家无疑是一比非常可观的收入。但没有林道,雷运梅家的竹子运不下来。(朱辉峰/VCG)

“山上竹子好多年没砍了,自生自灭,运不下来啊”。肖伟庚算了笔账,“10亩竹林,年产20吨竹,每吨500元人民币(约合71.28美元),一年就能卖1万元人民币(约合1,425.56美元)。如果有林道,我能落个五千人民币(约合712.78美元)至六千人民币(约合855.33美元),没有林道,竹子下不来,一分钱没有。”像肖伟庚的这种情况,在上林村比较常见。(朱辉峰/VCG)

都还年轻的肖伟庚和雷运梅,是村里极少数没有外出打工的,他们的初衷就是为了能照顾好女儿。竹林马帮被困最后一公里,漫山“宝贝”运不下山,自生自灭牵动当地人心。林道的修建,关系到村民的收入,也直接关系到雷运梅一家的生活。(朱辉峰/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18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