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化了的冬虫夏草 中国藏区人的生意与生计[图集]

2019-07-14 11:04

编辑:吴桐

冬虫夏草,一种昂贵而备受争议的中药材,因产自常人难至的高原而一直不为人所熟知。它有两种形态,冬天是“虫”,夏天是“草”, 但它既非动物,也非植物,而是蝙蝠蛾的幼虫被麦角菌科虫草属的菌株感染寄生而形成的“僵尸”。这一并未被证明有任何特定疗效的中药材在最近30年身价飞涨,成为一门年交易额数百亿元的大生意。被神化了的虫草,成就了一些人的财富神话,而对于生活在那里的人们,虫草只是这个特定季节的生计而已。(郭现中/VCG)

每年一到5月下旬,青海藏区的很多地方就空了。村庄空了、城镇空了、学校空了,甚至连寺庙都空了,所有人都会在这个季节成群结队到四五千米的山上去,挖一种叫做冬虫夏草的东西。这一个月过去,人们都下山了,山下的集镇才恢复了生机。每一家挖得多或者少,价格高还是低,决定了未来一年里的生活水准。图为青海玉树,在海拔5,000米处寻找虫草的牧民。据当地人介绍,寻找虫草必须趴在地上,从低处才能勉强看到虫草那土壤颜色的子实体和周围青草的不同,站着是无法找到的。(郭现中/VCG)

在玉树州结古镇的边上,一个叫新寨的地方,这里以那座世界最大的玛尼堆而闻名,但是后面山上的虫草同样品质出众。村口有一个虫草检查站,竖着个公示牌,上面贴着51张照片,这些都是在村里缴纳了“草皮费”的人员名单,都是外地的,有藏族也有汉族。因为产量和价格的原因,草皮费已经从去年的3,000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降到了2,000元人民币,但这个也相当于投资了,虫草季节一个月左右,一天差不多100元了,挖虫草的藏民最多是赚得少,可这些人却有可能亏钱。他们大都住在山上,早起晚归地找,不敢浪费一点时间,十天半月才会为了补充给养和及时卖掉虫草下来一回。(郭现中/VCG)

索南其美和他的家人天不亮就出发采挖虫草了。以前价格高的时候,索南家甚至可以以此致富,“最贵的时候,一根一般大小的也卖到六七十元,现在只能卖25元了”。不仅仅是价格的暴跌让他忧虑,今年的虫草也少得可怜,“连去年的一半都没有”,这就让索南不得不把今年计划内的开支也随之压缩大半。(郭现中/VCG)

小女儿一直缠着他,索南被拖在了最后面,停停走走,到了午后也只到了4,500米左右的高度,找了半天依然一无所获。又下了一阵冷雨,女儿直哭,他就把她背在身后,径直往更高处走去。(郭现中/VCG)

青海玉树州结古镇虫草市场,阳光下晾晒中的虫草泛着金色的光,对于产区的牧民和商人来说,虫草都有着黄金般的意义。(郭现中/VCG)

市场熙熙攘攘,各地客商云集于此,连周围的酒店都难得的紧张起来。(郭现中/VCG)

商人们把收来的还带着泥土的虫草就在市场里露天晾晒,干了之后就要立刻刷土入库,这个过程不及时,会非常影响虫草的色泽和饱满度。(郭现中/VCG)

掌控市场的商人挑选虫草。(郭现中/VCG)

这里的商人更多的是那些大虫草商的下线,这个忙碌的季节里,他们的电话联络着各地,价格的起伏影响着万千家庭一年的生活。(郭现中/VCG)

市场里除了卖虫草的牧民就是刷虫草的女工,她们刷一颗可以得到0.15元,围坐一起,细致而紧张,顾不得喝上一口水,那样子就像置身于流水线。(郭现中/VCG)

女工们用刷子刷虫草上的土。(郭现中/VCG)

虫草在她们手里加工之后变成了金黄色。(郭现中/VCG)

一棵野外挖来的养育在花盆中的虫草,只有几厘米高的棕褐色子实体深藏在青草之间,不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很难辨认出来。(郭现中/VCG)

养育在花盆中的虫草。(郭现中/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5
15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