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微商江湖:梦想一夜暴富 有人欢喜有人愁[图集]

2019-07-01 03:14

编辑:崔媛媛

微商兴起于2014年,传播速度惊人,很多公司借此迅速扩张销售网络,朋友圈里充斥着“一夜暴富”的神话……摄影师历时约两年,记录微商故事。微商,顾名思义,是基于微信的一种新兴交易模式。微商面对的大多是关系亲密的朋友或家人,基于亲情的可靠度来经营和传播。由于微商门槛低,有一部手机,代理点产品,就可以了,才造成现在鱼龙混杂的现象。好多人都觉得微商特别挣钱,但任何行业都符合二八定律,只有两部分人能发财致富,更多的人怀揣着“一夜暴富”的梦想,掏尽老本经营,结果却是商品滞销一地。图为某代理商组织年会,部分微商在年会上领取奖金。(图源:VCG)

李敏,代理某品牌内衣产品,微信线上销售。李敏性格很开朗,曾经当过营业员,后来为了照顾身体不好的儿子,就不上班了。(图源:VCG)

李敏的丈夫年薪约6万元人民币(约合8774.62美元),在一家企业当普通职员,儿子已经念初中了,一家三口住在一个老小区六楼的两室一厅里。图为李敏带儿子参加初中入学报名当日出门前精心打扮。(图源:VCG)

自从她开始做微商以后,家里就变成了简易仓库兼工作室。平日里,她就在餐桌上填写发货单,在卧室里自拍宣传照发朋友圈。图为李敏填写发货单据给客户邮寄快递包裹。(图源:VCG)

李敏自拍代理产品照片,展示自己代理内衣的聚拢丰胸的效果。她说,微商是一项新兴的事业,没有门槛也不需要店面投资,在朋友圈发发图片就可以挣钱。(图源:VCG)

李敏翻看在海外旅游的美女与豪车合影的照片,脸上充满着羡慕的神情,她说有很多像她一样的平凡的女人都成功了,只要努力,只要坚持,年薪几十万元人民币甚至上百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6美元)不是梦。(图源:VCG)

李敏将打包好的产品快递给客户。李敏说:“我九十年代就参加过安利直销,没挣到什么钱。现在这个微商确实是一个机遇,抓住就可能成功。我觉得做微商很好啊,首先时间自由啊,我有时间喝喝下午茶,逛逛街,我是不可能再去过那种朝九晚五的生活了。我的儿子刚上初中,我想给他一个更好的未来。”(图源:VCG)

李敏所代理产品的仓库就设在自己的小居室内。(图源:VCG)

云,某品牌金钻经理,正在用微信语音与经营团队同事交流。她是李敏销售团队的领导,也是李敏最崇拜的人。“她做得早啊,就比我早了大半年……微商发展的速度太快了,做得越早越好赚钱。”李敏十分羡慕。云原本是一家实体服装店的老板,短短一年时间就做到了“金钻”级代理,年收入百万以上,掌握一千多个像敏一样的小代理,她的主要任务就是对下级代理商进行业务培训,组织一些分享活动。(图源:VCG)

“真要发财了!”经营微商大半年,李敏说,公司很快就要在香港上市。她果断地一次性拿了3万元人民币(约合4382.19美元)的货,被晋升为产品经理,不但能享受最低折扣,而且有资格购买公司的原始股。被问到一下子投这么多钱不怕有风险吗?敏说:“老本儿都掏出来了,这是机遇一定要抓住!”她说没具体算这段时间赚了多少,收回来的钱基本用于补货了。图为李敏公司2018地区年会现场炫目的灯光秀。(图源:VCG)

李敏公司的年会现场,专注听地区总裁演讲的人。(图源:VCG)

2018年末,敏说自己遇到更好的商机了。这是一个跨国电商,专做保健品,科技含量非常高,投资人是美国的石油大亨。她说决定不做原来代理的商品了,公司是上市了,但是根本没有什么原始股,被忽悠了,还有1万多元人民币(约合1460.73美元)的内衣没卖掉,已经换成减肥饼干留给自己吃,只能这样了。(图源:VCG)

李敏家中堆满滞销的内衣,一筹莫展。(图源:VCG)

李敏又满腔热情地投入新的事业了。“现在的人最重视什么?健康啊!所以这份事业前途无量呢!”她盛装参加新公司的年度推广大会,满场尽是炫目的灯光和激动的人群。图为李敏正装参加在豪华酒店举行的产品营销大会。(图源:VCG)

新公司以养生保健产品为主打,经营团队要求成员注重形象包装,提升气质。(图源:VCG)

团队成员互相打美容针练习技术。(图源:VCG)

新型美容针产品的使用培训。(图源:VCG)

服用保健品后,李敏的脸严重肿胀,她说这是“排毒”。(图源:VCG)

李敏向家人讲解保健品服用方法。她的家人目前都在服用她代理的保健品,一年共计消费约10万元人民币(约合14607.28美元)。(图源:VCG)

李敏的公司不断地推出了减肥饼干、袜子以及被称之为“神裤”的男士内裤等新产品。她经常和团队的小伙伴们一起沟通,互相交流,还要花很多时间挖掘潜在客户。单凭卖产品是不够的,她要将更多的精力用来发展新的代理,批发产品才能获得更多的利润。图为李敏在年会现场带领新发展的客户购买公司产品。(图源:VCG)

玲,八零后,中国山东人,三年前来南通承包了二十个大棚种蔬菜,经朋友介绍加入了敏的团队,成为了李敏的同事。玲说,她自己吃减肥饼干已经瘦了十几斤,这么好的产品她有信心做好。图为李敏前往玲的蔬菜大棚,与玲商谈新产品销售。(图源:VCG)

玲和做快递员的丈夫住着月租金100元人民币(约合14.61美元)的简易工棚。(图源:VCG)

出租屋的墙上贴着她的目标和梦想,床上散放着关于成功学的书和产品学习笔记。图为玲夫妻的梦想与能量“咒语”。(图源:VCG)

从事微商经营后,玲已经逐渐放弃了蔬菜大棚的耕种。玲说:“我有一个五岁的女儿和九岁的儿子,儿子刚满一百天我们夫妻俩就出来打工了,两个孩子由公婆在老家带,我只有小学五年级的文化,我不愿做个保姆型的妈妈,就算我一直陪在子女身边,他们长大了也会看不起我,我要成功!我不想他们走我的老路,苦了一辈子,还是一无所有。”(图源:VCG)

玲已经购买了5,000多元人民币(约合730.36美元)的公司产品自己使用。(图源:VCG)

在简陋的出租屋里,玲每晚美容护肤要耗费不少时间。“女人不就该对自己好点吗?我自己做这个代理当然要自己体验啊,对不,这样对客户才有说服力呢!”玲郑重地对着丈夫说:“现在你养我三年,将来我养你一辈子!” (图源:VCG)

玲家中的团队聚会上,各自分享近期使用效果。(图源:VCG)

团队其他成员探访玲,以“家人”的身份互相加油鼓劲。(图源:VCG)

《电商法》于2019年1月1日起实施。2019年1月7日,中国13个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通知》,李敏被团队通知删除其朋友圈发的关于所代理保健品治疗案例的所有信息。玲跟随老公离开了本地,到了上海郊区继续打工,她开直销品牌工作室的梦想暂时搁置。(图源:VCG)

目前,云的服装店已关闭,她购买的办公用房正准备装修,那里将是新的工作室,也是她所代理的品牌在本地区的第一家实体店。云说:“通过做微商,我改变了很多,我变得更有自信,而且也实现了财务自由,我想帮助更多想改变命运的女人实现梦想。”中国的微商江湖,一夜暴富多是夸大其词,原本的屌丝还有逆袭机会,现在却已圈层固化。微商一夜暴富背后实则是人性与阶层的博弈。顶级微商从业者现在正急于去微商化、洗掉污名。哪怕是泰国、韩国流行的微商模式,都远远比不上中国微商对人性无与伦比的精准拿捏和蛊惑。(图源: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9
30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