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被互联网裁员的90后[图集]

2019-06-25 04:49

编辑:崔媛媛

这一年来,中国职场从业者听到最多的话就是“整个大环境都不好了”。大互联网公司也纷纷传出裁员消息。王子山(化名)出生于1993年,中国江西人,在中国首都的北京互联网公司工作了4年,从2018年离开北京到深圳,已经待业几个月。王子山的T恤上写着“病情稳定”。“之前(待业)不着急,过了3个月开始有点慌了,但也不至于看不开啊。他们(朋友)都以为我得抑郁症了。其实只是焦虑,这个时代谁不焦虑呢”。(图源:VCG)

目前王子山正在深圳大学旁边的出租屋里备考今年深圳市的公务员考试。没过一会,王子山又在白纸胡乱写着和复习资料没关联的字,或者抄写诗句。挺枯燥的,其实王子山备考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有点事做。在这之前的一个月,王子山匆匆买来资料,跟其他考生相比,王子山玩票的性质多些。(图源:VCG)

出租屋里,王子山在读着《莎士比亚全集》。王子山的出租屋里四分之一的角落放置着书架,地上堆满了书,大部分是外国文学。王子山的书堆里有一本《沉睡的人》,是法国文学家乔治·佩雷克(Georges Perec)的作品,讲述了一个大学生把自己封闭起来,逐渐沉浸在麻木和无谓之中,最终彻底遁世的经过。王子山觉得作者笔下的人物跟自己过去一段时间的状态很像。(图源:VCG)

无聊的时候,王子山趴在出租屋的窗口,可以看看楼下来来往往的大学生。五年前,刚刚从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的王子山,并未曾料到自己有天会成为待业青年。大四毕业后他留在南京,在一家央媒的江苏分部工作。因为工作太单一,同年底,他就和许多同学一起,开启了北漂生活,到北京一家门户网站做要闻编辑。在门户网站盛世时期,要闻编辑掌管网站首页的重要核心位置,每天与关系国家大事、重大社会热点事件打交道,哪条新闻放在哪个位置,都由要闻编辑把握。2017年2月, 离职后的他跟随前主管,进了一家家居创业公司。“前两年,消费升级这个概念不是很火吗?这家公司就站在这个风口上。” 在那个时候,“领导对我十分重视,交给我很多重要的工作”。同年,他跟高中时喜欢的女生在一起了。“一切看上去都很有希望。”(图源:VCG)

但好景不长,在他表达了想呆在北京的想法后,再加上一些摩擦,已经在深圳找好工作的女朋友提出了分手。王子山心里放不下这段感情。北京对他,失去了留下来的意义,“如果不去深圳,可能会后悔一辈子”。交了辞职信后,王子山在北京望京高耸的写字楼下,看着鱼贯而入进地铁的互联网民工,黑压压的后脑勺让他恍惚间感觉自己就是上个世纪的工厂工人,只不过握在手中的工具变成了PPT。(图源:VCG)

在网上找了一份医疗公司的新媒体运营工作后,王子山来到深圳。只不过,这一次他再也没能联系上前女友,连微信也被删了。情感上受挫,新工作也让他难以适应。医疗公司的主体业务在线下,新领导对品牌的新媒体运营并不在意,王子山有种被外行指导内行的感觉,手中的工作基本上实习生就能完成,他找不到自己工作的价值,“自己开始也有点混日子了”。(图源:VCG)

这一年来,职场从业者听到最多的话就是“整个大环境都不好了”。也有人说,“今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也将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大互联网公司也纷纷传出裁员消息。今年春节前,王子山所在的医疗公司启动一轮人员优化——其实就是裁员。“你要离职了吗?” 同事私底下问他。王子山没有心理准备,没想到自己会成为被优化对象之一,更没想到自己被裁员的消息是从其他部门同事口中得知的。这让他感到很诧异,更诧异的是,离职流程办得很迅速。一夜之间,他竟成了失业者。(图源:VCG)

王子山在床上看手机,自从分手后,他常常失眠,在二十来平方的出租屋里,晚上三四时才睡得着,早上七时就醒来。从情感漩涡中还没逃离出来的王子山,又陷入失业的泥潭。他去看了一次心理医生,开了些助眠的药。因为怕对药物产生依赖,也没持续吃。4月底的一个夜晚,王子山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提到他翻阅了一些资料——关于自杀、神经症。前同事看到这条朋友圈,以为他出事了,立马报了警。当警察联系到王子山的时候,王子山正在出租屋里看书,他向警察解释了一番,才化解了这场尴尬。那一晚,王子山在朋友圈写到:“我一度崩溃,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像一个随时要被淹溺的孤岛。”(图源:VCG)

王子山用前几年工作攒的钱给自己买了部索尼相机,学学摄影,“以前答应了她(前女友)要学摄影,给她拍照,现在总算做到了”。从住处骑车到深圳湾公园大约需要30分钟,有空的时候,王子山喜欢背着相机骑车去深圳湾拍照。(图源:VCG)

为了缓解焦虑,两个月前王子山打算漫无目的环游中国,走到哪儿算哪儿。在大理的咖啡馆里坐着,他感觉心里安静了下来。后来只在海南、广西、云南旅游了1个月就回到了深圳。(图源:VCG)

王子山下楼去吃饭。尽管情感和工作、生活并不如意,王子山并没有放弃回归正常秩序的可能。“找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谈一场简单的恋爱,看自己喜欢看的书。”(图源:VCG)

楼下的快餐店,王子山每次来基本都只点一个饭,石锅鸡蛋,16元人民币(约合2.33美元)。(图源:VCG)

晚饭后,王子山会到深圳大学散步。“只是现实在你如此强烈地渴望平凡时总在跟你开玩笑,甚至一次又一次地打击着你。” 旅行回来以后,王子山把简历修改了几遍,“把能投的都投了一遍,包括那些薪酬低了许多的职位,前途未卜的创业公司,仍没有得到一个面试机会。”(图源:VCG)

王子山喜欢去深圳大学的足球场,那里开阔,四周被灯火通明的高楼环绕,他喜欢大城市的感觉。以前王子山会常自问,工作的意义是什么?现在,他自觉没必要多想。“开年以来,成为一个普通人的愿望比往常任何时候都要强烈,找一份普通的工作,谈一个简单的爱情,几十年如一日地老去。”(图源: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8
14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