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加拿大摄影师拍摄中国云南采崖蜜的傈僳族人[图集]

2019-06-14 17:50

编辑:叶昆石

悬崖黑蜜,世界上最顶级的蜂蜜之一,被誉为“液体黄金”。每一滴都是大自然的恩赐,每一滴都采自悬崖绝壁,每一滴都是用生命在换取,如此珍贵,极其稀少,药用价值极高,它来自云南西部边陲的原始森林。图为2019年5月10日,在中国云南省德宏州芒市附近的一个峡谷里,少数民族傈僳族蜂蜜猎人(采蜜人)马永德(音译,前)采集野生悬崖蜜后,背着蜂蜜爬了出来。(图源:Getty)

日前,加拿大摄影师凯文·弗雷尔(Kevin Frayer)深入云南山区,拍摄了一组当地人采崖蜜的图片。弗雷尔因曾在阿富汗、黎巴嫩、加沙等地区担任战地摄影师而闻名。图为猎人们穿上防护服,用烟把巨大的黑大蜜蜂(喜马拉雅悬崖蜂、崖蜂)从蜂巢里驱散,以减少对抗的风险,但实际上每个蜂巢里都有成千上万只蜜蜂。(图源:Getty)

这些野生悬崖蜜主要分布在位于热带雨林地带的普洱、临沧、红河、西双版纳、德宏等地州原始森林中。图为5月31日,马永德采集野生悬崖蜜后,在小溪边喝水。(图源:Getty)

中国大部分野生蜂蜜产自云南,除了蜂种,蜜源植物的丰富程度对蜂蜜的品质和营养价值起了决定性作用。图为5月31日,傈僳族采蜜人在采集野生悬崖蜜后,切开新鲜的蜂巢。(图源:Getty)

资料显示,中国约有3.2万种植物,作为植物王国的云南约有1.5万种,占了近一半。图为5月30日,马永德在从蜂巢中采集野生悬崖蜜时,借助临时绳梯向上爬。(图源:Getty)

其中有铁皮石斛、三七、天麻、虫草、当归、杜仲、云木香等等稀有药材,还有藤枣、桫椤、千年古茶树等活化石级的保护植物,十几种独有蜂种、上万种野生植被造就了云南悬崖蜜的极致品质。图为傈僳族采蜜人董海发(音译,中)、米巧云(音译,左)和马永德拿着装满蜂蜜的容器。(图源:Getty)

采集悬崖蜜时间为每年3月中旬至6月中旬,一年四季上千种植物的精华全在里面,且多为罕见稀有植物的蜜。根据不同的山生长不同的野生植物,崖蜂采集到不同的花粉,所以每一批或者每一座山上的野蜂蜜口感和颜色都会稍微不同。图为董海发(上)和米巧云站在一个临时绳梯上,从蜂巢里采集野生悬崖蜜。(图源:Getty)

正常可采的崖蜂巢,每一窝都有上万只蜂,直径超过2米。只有靠烟熏把崖蜂暂时赶走,露出黄澄澄的蜂巢后,采蜜人才能进行收割。放烟的人还要控制好火苗,不能烧的太旺,不然烟会变小,烟一旦变小,崖蜂反复回巢、或攻击采蜜师傅,都让崖蜜采收的过程变得漫长。(图源:Getty)

采蜜人从不在一个地区的所有蜂巢中采蜜,留下足够的蜂蜜来保证蜜蜂在下一个季节回来,这是100年前传下来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采集方式。图为米巧云爬上临时搭建的绳梯,在采集野生悬崖蜜时,被蜜蜂包围着。(图源:Getty)

有的悬崖蜜被临近村寨的人们世代守护着,而看护蜂蜜的人,往往是村子里有威望的人家,被称为“守蜜人”。图为一名助手抬起头,等待更多新鲜的野生悬崖蜜。(图源:Getty)

5月10日,在云南省德宏州芒市附近的一个峡谷里,傈僳族采蜜人米巧云从蜂巢中采集野生悬崖蜜后,走在狭窄陡峭的山路上。(图源:Getty)

5月11日,傈僳族采蜜人董海发(上)和米巧云站在一个临时搭建的绳梯上,他们被崖蜂团团围住,相互配合着一起从蜂巢里采集野生悬崖蜜。(图源:Getty)

有的悬崖高度近千米,采蜜人会先上崖顶捆绳子,制作绳梯或藤梯,要花费至少2小时左右。图为米巧云站在一个由蜜蜂环绕的临时绳梯上。(图源:Getty)

喜马拉雅山脉是世界最大的蜜蜂聚集悬崖,在悬崖深处生活着很多毒性很强的悬崖蜂,而这些蜜蜂酿的蜜却是蜂蜜中的极品。图为米巧云站在临时搭建的绳梯上,从蜂巢中采集野生悬崖蜜时,被蜜蜂包围。(图源:Getty)

这种由黑大蜜蜂酿造的蜜,无法人工养殖采摘。黑大蜜蜂,是蜜蜂科蜜蜂属最大的一种蜜蜂,因其仅分布于喜马拉雅山脉尼泊尔东北、中国西藏南部、云南西部及南部横断山脉地区,专挑人迹罕至的崖壁与崖壁树枝等筑巢,故而获“喜马拉雅悬崖蜂”的俗称。图为傈僳族采蜜人在峡谷中采集野生悬崖蜜,蜂巢周围烟雾缭绕。(图源:Getty)

因崖蜂最高可以飞到海拔3,500米左右的高度采集高山珍稀的植物花蜜,故而崖蜂野蜜作为世界上最顶级的蜂蜜之一,药用价值极高。图为董海发和米巧云站在一个临时搭建的绳梯上,他们被蜜蜂团团围住,一起从蜂巢里采集野生悬崖蜜。(图源:Getty)

崖蜂把巨大的蜂巢建在数百米高悬崖峭壁上的避风石岩处。几百年来,当地一些居民就以采集悬崖蜜及蜂蜡为生,然而他们的采蜜方法至今几乎没有变化,依然使用着世代传下来的技术和最简陋的工具。(图源:Getty)

正宗悬崖蜜的药用价值极高,却也由于产量稀少,采摘困难,成本过大,产量较多的尼泊尔地区的悬崖蜜收购价也高于虫草。猎蜜的过程艰险重重,单是高山之上的垂直90度的崖壁就足以令人望而却步。图为马永德正准备爬下悬崖边上的临时绳梯。(图源:Getty)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采蜜人的惊险采蜜活动逐渐被世人所知晓。如今,商业采蜜、垦荒种植对原始森林的破坏等行为造成这种蜂的数量急剧下降,保护喜马拉雅悬崖蜂迫在眉睫。(图源:Getty)

当地少数民族采集悬崖蜜的历史长达几百年,一些云南少数民族甚至以“蜂”为姓氏,以蜂为图腾崇拜。图为5月11日,在云南省德宏州芒市附近的一个峡谷里,一名傈僳族采蜜人助手看着其他人从蜂巢里收集野生悬崖蜜。(图源:Getty)

这样的艰辛,能让他们更真切地体会到“劳动的成果似蜜甜”的含义。但即使这项劳动充满艰辛和危险,采蜜人还是会遵守一条传承上百年的“规矩”,给崖蜂留一块蜂蜜食用:“这是人类和蜜蜂之间的约定,这样明年它们还会来这里筑巢。”图为马永德和助手收集刚采的野生悬崖蜜。(图源:Getty)

采蜜一直是中国傈僳族人民的文化传统和经济支柱。傈僳族位于云南省西南部山区,与缅甸接壤。图为5月31日,马永德在家中加工新鲜的野生悬崖蜜。(图源:Getty)

傈僳族人以善于在山区活动而闻名,但是,如今很少有傈僳族人从事危险而劳累的采蜜工作。图为助手们在观察和等待着采蜜者从蜂巢里采集野生悬崖蜜。(图源:Getty)

这一传统也不能幸免于环境的变化,一些采蜜者声称他们发现的蜂巢比过去少了,因为当地农民大量使用杀虫剂以及全球变暖影响了蜜蜂的数量。图为5月10日,一名傈僳族采蜜人在采集野生悬崖蜜时,手里拿着一大块蜂蜡。(图源:Getty)

悬崖蜜被认为比普通蜂蜜更纯净、更健康,在中国很多人都对它垂涎三尺,通常每公斤售价在50美元以上,一个蜂巢里可能有很多公斤。图为5月31日,傈僳族采蜜人马永德(左)、董海发(中)和他的母亲在进一步加工刚采集的悬崖蜜。(图源:Getty)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4
25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