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局外人 当安稳入睡成为奢侈品[图集]

2019-05-14 08:39

编辑:任盈盈

5月3日,根据中国医师协会睡眠医学专业委员会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成年人中有六成以上存在睡眠问题,四分之一的成年人失眠。过去失眠群体主要为老年人,近几年来中青年人群比例逐年升高 ,多数的失眠者因为焦虑、抑郁等情绪性因素而出现睡眠问题。《2019年中国睡眠指数报告》显示,逾两成人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失眠,情绪波动、生活压力以及工作压力成为主要原因。当城市隐入黑夜,多数人酣然睡去时,总有一些失眠者,成为甜美梦乡的局外人,在长夜辗转难眠。2019年4月21日,北京,王铎常年过着夜晚工作白天睡觉的生活。对于他来说,夜晚的安静和浪漫让他享受其中。(图源:VCG)

凌晨3时,王铎依旧不肯入睡,在床上看着电子书,等待睡意袭来。(图源:VCG)

2019年4月27日,北京,每天上下班通勤三小时的王小丁到家时已经是21时左右。睡前她习惯通过打扫卫生的方式将自己体力耗尽,以期能尽快入睡。(图源:VCG)

王小丁还记得2016年的夏天,那时候她刚参加工作不久,工作的压力让她变得躁郁,入睡极其困难,连续半个月的失眠让原本压抑的情绪更加恶化,那时她尝试过各种药物和运动的方法,但依旧不奏效。近年来,工作生活各方面略有改善,现在的睡眠质量较好,她会习惯在睡觉前用小音箱放一些舒缓的音乐助眠,尽管睡眠质量得到改善,但她每天睡眠的时间依然不足八小时。(图源:VCG)

2019年4月7日,北京,宁哲上床后一直看手机视频。 四年以来,每天三到四小时的睡眠已成为宁哲的作息常态。每天七八时下班,再消磨到十二时左右,这时本该睡下,但思绪一旦涌来,就再难入眠。像心理实验“别去想那头粉红色的大象”一样,越是不想失眠就越难以入睡。宁哲说,身体在午夜是疲惫的,大脑却不停地运转着琐碎又无意识的片段。 “即便太阳照常升起,但今天依旧是糟糕的一天。”宁哲说起自己有遗传性的轻度抑郁症,天性悲观,他觉得生活日复一日,白日喧嚣是属于他人,只有静谧的黑夜才属于自己。宁哲偶尔会想起小学时,因为喜欢坐在他前排的小女孩,每天放学后对第二天都充满期待。而如今,沉陷在无眠之夜的她对明天已经没了期待。(图源:VCG)

宁哲留起长发,长期失眠让他掉了不少头发。长期失眠之初,他服用治疗失眠的药物,但副作用带来的影响依然没有消解,甚至之后一段时间开始抽大麻。“我珍惜自己的皮囊,否则我也不会迷途知返”。宁哲在一连串的不良生理和心理反应后,最终戒断了大麻和所有抗抑郁和失眠症的药物。 今年才26岁的宁哲在饱受四年的失眠痛苦后,最担心脑子会因长期的失眠而坏掉,现在他觉得自己的记忆力和反应能力已明显衰退。(图源:VCG)

日常焦虑让他习惯性咬手,手背上留下清晰的印记。(图源:VCG)

失眠一夜的宁哲有些困意,但还是难以睡着。(图源:VCG)

像宁哲一样,从事编辑工作的千芊也饱受抑郁焦虑情绪引发的失眠的困扰。去年5月千芊换了一份工作,工作压力大,并且找不到自己的价值所在,这之后每当她准备入睡时,纷乱的思绪就像杂草一样蔓生,当悲伤情绪涌来被无限放大时,就会崩溃哭泣。她常常梦见自己因为失眠而上班迟到,最后被领导开除。愈发严重的失眠症状严重影响到生活和工作。(图源:VCG)

去年11月症状最为严重时千芊去咨询了心理医生,被诊断为轻度抑郁与焦虑症。随后医生给她开了一些缓解焦虑抑郁的药物。在吃了半年的抗抑郁药物后,千芊的失眠有明显好转。她说,从前的焦虑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平庸,现在得到缓解也许是从接纳自己开始的。“经历了长期失眠,我好像突然长大了。”千芊说起药盒里的药片差不多空了,这段时间她没有再继续添加治疗失眠的药了。目前在她看来,失眠让她释怀和成长。在失眠期间所产生的困惑和焦虑也让她更了解自己。(图源:VCG)

2019年4月20日,北京,郑潇在宿舍的床上用手机看电影。“夜里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白天没有办法深入思考。”郑潇在读大二的时候决定转专业,下定决心的那两天,他彻夜未眠,黑白颠倒的生活作息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只要不上课,郑潇从晚上开始“活动”,直到上午才睡觉。中午饿醒就点份外卖,然后又睡过去。(图源:VCG)

郑潇自去年转专业后,对新专业的教学表示失望。无聊的课程让他提不起兴趣,他习惯在白天睡觉,晚上去网吧打游戏,但长期以来紊乱的作息也让他感受到身体的不适。最直接的例子是,22岁的他,已经无法坚持跑完学校规定的1,000米体测。(图源:VCG)

张大西在半夜醒来时,偶尔会用电脑画会儿画,这是他缓解压力的方式之一。去年他与爱人结婚,婚后生活中充盈着幸福感,但压力也随之而来。自去年年初,他的睡眠质量变差,充足的睡眠成了一种奢求。工作日里,张大西的睡眠勉强够五个小时,他在清晨六时醒后会在小区附近遛狗,这成了他日常中惟一的运动。 “很多失眠情况是因为身处大城市,太压抑,所处的大环境是没办法改变的,除非找到释放自己的方式,这是无法规避的现实。”一年多来的浅睡眠让张大西觉得记忆力衰退,注意力涣散。现在的他很难完整地看完一本书或是一部电影,也没有认真考虑如何改善失眠,在他看来,这依然是道无解题。(图源:VCG)

2019年4月18日,北京,和往常一样,张大西和妻子在遛完狗、洗漱之后,在十二时左右入睡。 张大西每周总有四五天会在半夜三时左右惊醒,他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怕吵醒枕边熟睡的爱人,他会默默打开手机漫无目的地刷一会儿,直到犯困后再次睡去。 近一年来,张大西始终处于半夜易醒的浅睡眠状态。迷迷糊糊间半梦半醒,清醒后残存在记忆里的是一些杂乱无章又荒诞的梦,要么就是工作上的琐事。他很难记起上一次深沉的睡眠具体是在什么时候,只记得有次周末出门骑了很久的车,第二天不用上班,大量运动后的他睡得很好。(图源: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14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