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北京箭扣长城修缮现场 物料需靠骡子驮上山[图集]

2019-05-07 09:09

编辑:方如一

几百年来中国北京的箭扣长城受到自然风化和人为活动破坏,其健康状况令人堪忧。2018年,启动箭扣长城二期修缮工程,修复“鹰飞倒仰”到“北京结”一段,这是箭扣长城最险的一段,有些地方坡度达80度。北京时间2019年4月21日,记者实拍长城修缮现场。(图源:VCG)

早上六时,62岁的孙录赶着4匹骡子出门了,同行的还有其他20多名工人。他们先要来到二里外的山脚下,这里是农用三轮可以开到的离箭扣长城最近的地方,再往上就要徒步了。所以这里成为了临时存料点,所有修缮长城的泼灰、城砖、水、饲料等物料都堆放在这里。图为俯瞰修缮中的箭扣长城。(图源:VCG)

在这里,孙录会给每头骡子装上三百多斤修缮用的物料,然后赶着骡子一起沿蜿蜒曲折的山路攀爬三四里地,将物料运送到山上。图为工人站在“北京结”上等候山下的物资运送上来。(图源:VCG)

“嘚嘿......喔嘿......走走走......你还等啥涅.......走了嘿......”,这些朝夕相处的骡子都能听得懂他说的“人话”了。图为北京箭扣长城的物料堆放点。(图源:VCG)

大约半个小时后,孙录的“骡帮”爬到了151敌楼,卸下了24袋共1,200斤的泥灰。每天孙录会根据物料的消耗情况来增减骡子,“最多的时候有十几匹呢,现在工程快完了,不需要那么多了”。(图源:VCG)

在151敌楼喘了口气,他又赶着骡子下山驮物料了。 远处的153敌楼,是“骡帮”运输物料的另一个目的地,那里架设了通往“北京结”的简易运输线,“北京结”修缮用的物料都是通过这条运输线运上去的。图为长城中的标牌。(图源:VCG)

为遵循维护长城“最小干预、修旧如旧”的理念,负责砌砖的工人都是先挑选合适的老砖砌到破损的地面上,所以箭扣二期工程比一期用的新砖少了很多,基本都用旧料。(图源:VCG)

除此之外,生长在城墙上的树,经过评估,若对城墙健康没有影响,工人们在修缮过程中都会尽量保留。若按以往要求,这些树都是要清理的。图为正在进行维修工作的工人。(图源:VCG)

在长城上,他看到已经堆砌好的一块七八百斤重的大石条比两边高,还是坚持让工人取出来,重新换上一块合适的,“咱们现在麻烦一点,总比以后改要好”。图为工人在用旧城砖铺设地面。(图源:VCG)

据国家文物局统计,长城遍布中国15个省(区、市)的404个县(市、区),各类遗存总计43,000余处。图为长城的砖缝之间生长了许多树,有的树龄已达20多年。(图源:VCG)

根据北京怀柔区规划,箭扣修缮涉及墙体7,728米、敌台51座。今年2月,中国国家文物局正式批复箭扣长城东段和南段修缮方案。图为153敌楼,工人们用简易的运输线将泼灰和城砖运上“北京结”。(图源:VCG)

箭扣二期之后,未来3年,合计2,772米的长城段和17座敌台敌楼也将完成修缮。(图源:VCG)

才来一个月的王永明在151敌楼负责搅拌泥灰,中午刚吃过饭他就和同伴放弃了休息时间爬到了最远也很险的“北京结”,一边爬一边把周围的风景都录到了手机上,“还有一个多月工程就要结束,怕没机会再来了,趁今天不太累,赶紧过来看一眼”。(图源:VCG)

工人站在“北京结”上等候山下的物资运送上来。(图源:VCG)

上午工作结束后,工人们会拿出自带的午饭,找个地方就近解决。由于“北京结”太高攀爬不易,工人们都是自带午饭。(图源:VCG)

维修中的箭扣长城。(图源:VCG)

坍塌下来的旧城砖被垒在一起,专门用标牌标识,工人们维修的时候先挑选旧城砖使用。(图源:VCG)

北京时间2019年4月21日,山下的临时存料场里,孙录往骡子背上装物料。(图源: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1
18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