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自闭症日:走进自闭症儿童的世界[图集]

2019-04-02 04:00

编辑:念阳

4月2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从2008年起,联合国将每年的4月2日定为“世界自闭症关注日”,以提高人们对自闭症和相关研究与诊断以及自闭症患者的关注。近年来,随着社会的持续关注,加上自闭症人群家属不抛弃不放弃的耐心培育,自闭症人群在积极融入社会的同时也为大众所了解和接纳,但在社会融合上还存在诸多挑战。接下来走近中国各地的儿童艺术康复中心,向家长了解自闭症青少年的经历,记录下自闭症青少年的日常生活状态,倾听他们的声音。图为中国广东省的三位孤独症儿童。孤独症儿童大都缺乏社会交流能力,只有早发现、早矫治,才能帮他们缩短与正常社会的差距,让他们早日融入社会。(图源:VCG)

根据联合国网站上的相关定义,自闭症是一种在儿童发育早期就出现并且持续终身的精神障碍,具体表现为社会交往障碍、行为方式刻板等问题,终身无法治愈。图为在中国浙江金华的一家特殊的学校里,自闭症儿童小雨(花名)在教师外锻炼,刚来时他走路都困难,经过锻炼,他已经能扶着墙活动了。(图源:VCG)

自闭症儿童又被叫做“星星的孩子”,因为他们就像遥远夜空中的星星一样独自闪烁,无法和外界正常交流。图为浙江金华,孩子们画的这艘小帆船,不知道承载了多少的梦想。(图源:VCG)

自闭症孩子的行为正常人一般都很难理解,自闭症是一类以社会交往障碍、沟通障碍等为主要特征的心理发育障碍。国际通行的判断标准包括:社会交往方面的严重的本质性障碍,语言或非语言交流以及想象活动的缺陷,活动或兴趣范围的显著狭窄三个方面。图为教室外的操场上,一个孩子用双手捂住双耳。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害怕听到什么。(图源:VCG)

调查数据显示,美国每50个孩子中就有一个自闭症儿童。根据最保守估计,中国每100人中就有一个自闭症患者,根据这个数字,中国至少有1300万自闭症患者,他们的生存状况到底怎样?这是一个值得全社会去关注的问题。北京时间2019年4月2日,迎来第12个“世界自闭症日”。自闭症是一种大脑发育障碍,在中国多被称为“孤独症”,有人将孤独症儿童称为“星星的孩子”。 (图源:VCG)

自闭症者“有视力却不愿和你对视,有语言却很难和你交流,有听力却总是充耳不闻,有行为却总与你的愿望相违……”其病因在医学界还是个未解的谜团,他们被称作 “星星的孩子”——犹如天上的星星,一人一个世界,独自闪烁。图为中国广东东莞,患有自闭症的小俊(化名)由于生活无法自理,到处乱摔东西,爷爷奶奶年龄大无法将其“制服”,便将其所在一个铁笼里,已达四年。小俊曾在残联的帮助下去广州康复学校上过学,但在中秋假期回家期间,他又"归笼"了。 因为小俊大小便失禁,奶奶要随时待在他身边。(图源:VCG)

浙江金华,一扇不上锁的铁门、一群身体带有缺陷的孩子、一个不言放弃的老师、一个屋顶、一间简易的教室,在这里这群特殊的孩子找到了自己那片自由的天空。15个不同年龄的孩子生活在这扇门内,同吃,同住,同学习。一转眼,就是3年。15个孩子身患不同程度残疾:智力障碍,孤独症,身体残疾……他们在这个学校里相聚在这个学校特殊的班级里,没有了旁人的讥讽,有的只有快乐的童年。3年过去了,这些在外人看来多少有点“不正常”的孩子,却在这个相对封闭的“乐园”找到了他们的“小幸福”。“乐园”并不大,被用作教室和寝室的两个房间,加起来不足150平方米。站在摆放了几件简单的运动设施的“小操场”上,抬头即可看到空旷的天空。而孩子们全部的活动场所,花两三分钟就能走遍。而且,躲在这里非常安全:看不到父母的泪水,也看不到镜头背后的忧虑。眼下他们要做的,除了学会生活上的自理,还有如何努力去帮助别人。因为老师说过,每个人都有残缺,只有相互帮助,才能一起长大。不过,在老师的心里,却真切地埋着另一种难以言说的痛:等到有一天,这些孩子真的长大了,走出这扇门后,他们又该去哪里?这片属于他们的天空是会变大还是变小。图吃晚饭的时候,俊俊和勋勋跳起了“江南style”。(图源:VCG)

浙江金华,根据每个学生的特长,王老师把孩子们两两结对,学习和生活上互相帮助。(图源:VCG)

浙江金华,小雨艰难地爬上去寝室的楼梯,王老师要求他每天必须靠自己的力量走完教室到寝室的这段路,路不上虽然只有十多米,他却要走上半小时。经过长时间的锻炼,原本走路都困难的小雨,肢体活动能力明显提高,快的时候这段路他只要走上20分钟。(图源:VCG)

2014年8月25日,郑州中小学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9岁的自闭症男孩晓铮(化名)已经是一名二年级的小学生了,这是他进入普通小学上学的第二年。与其他孩子不同的是,他的姥姥是晓铮的同桌,头发花白的姥姥从他走入小学校门那一天起就时刻陪伴在他的身边。(图源:VCG)

2014年12月29日,南京,自闭症青年徐立和他创作的作品。他的母亲表示,自从画画之后,他的情绪一直处于上升状态。(图源:VCG)

广东省深圳市,早晨6时50分,尽管学校已放寒假,小腾(化名))依然准时起床洗漱。5分钟后,他叫醒睡眼朦胧的妈妈王梦,然后打开电视,一边看动画片一边叠衣服。“妈妈,我把冰箱里的面包拿出来,你刷牙后记得拿到微波炉加热。”李腾说完随即将叠好的衣服分别放进王梦和外婆的房间橱柜里。在大家看来,一个15岁的男孩早上醒来做的事情十分正常,但对于小腾来说,是他10多年来坚持的结果。 妈妈王梦说,“李腾1岁多的时候还不会发声,当时我们很着急,送医后最终确诊为自闭症。”图为假期的李腾(化名)会睡得比较晚,每次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掀开窗帘往外看。(图源:VCG)

在安徽省安庆市,有一所特殊的学校:起点自闭症儿童康复培训中心,这里的孩子都是自闭症患儿。2008年,3位自闭症患儿的妈妈一起创办了起点自闭症儿童康复培训中心,现在共有40多个孩子在这里学习,接受康复培训。康复中心的孩子们按照年龄和恢复情况分为三个班:海贝班、海星班、海豚班。0岁至6岁的孩子在海贝班,6岁至12岁的孩子在海星班,12岁以上的在海豚班。三位创办人的孩子韩逍、潘永康和曹晨是这里年龄最大的三个孩子,正在海豚班接受独立训练。图为曹晨在上独立课。曹晨也接受了全托式的康复训练,由于语言表达存在障碍,他每次都会通过一些特殊的动作来表达自里心里的想法。(图源:VCG)

安徽安庆,起点自闭症儿童康复培训中心,老师们给潘永康戴上了头盔。14岁的潘永康,由于情绪不稳定,每次发脾气时,他都会使劲拍自己的头,老师不得不给他带上头盔,防止他伤害到自己。(图源:VCG)

在课堂上玩玩具、发出声响、起身走动等是普通儿童都常有的行为,一般人几乎很难分辨出哪些孩子是自闭症儿童,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的病症会越来越明显。图为自闭症儿童在上培训课。(图源:VCG)

北京下起了蒙蒙细雨,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春天的气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伫立在雨中,偶尔回头露出灿烂的笑容。这名叫做小雨(化名)的孩子,两岁半时被诊断为自闭症,目前只有两岁儿童的智力水平。自从诊断出患有自闭症,小雨一直跟着妈妈在外漂泊,去各种培训机构。(图源:VCG)

在认知上,自闭症孩子要比普通孩子差很多,一个简单的汉字他们通常要学好久。(图源:VCG)

北京,辰辰(化名)和同学军军(化名)在音乐课课间休息。两人的鼓都打得有声有色。(图源:VCG)

北京,岳岳(化名)的画非常多,每张色彩都很协调,从这些画似乎能看出他内心是多么的躁动不安。(图源:VCG)

辰辰(化名)是北京市海淀区培智中心学校的一名学生,他是一位非常有音乐天赋的孩子,他是中国全国鼓手大赛少年A组徐州赛区的第一名。(图源:VCG)

在康复中心的教室里,虽然坐在教室里上课,但孩子们的表情各异。(图源:VCG)

心心(化名)也是一名自闭症患儿,10岁的他来培智学校已经三年了,他似乎还不能和老师正常的打招呼。(图源:VCG)

除非干自己非常喜欢的,自闭症孩子的注意力很难长时间集中,给他们上课,老师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图源:VCG)

北京,14岁的刘时雨画画过程中跟老师击掌。击掌是刘时雨最喜欢做的动作,这是他在打篮球时学到的与人交流的一种方式。(图源:VCG)

11岁的傅一然对着镜子比划手势唱儿歌。为了更好的帮助一然,在一然还小的时候,傅爸爸去上了康复疗法应用行为分析法(ABA)的课程。傅爸爸说,喜欢唱歌的一然在家里看电视的时候只要一看到广告还有儿歌就会坐下来认真听,有时唱歌兴致来了大半夜都要唱。(图源:VCG)

在2017年8月29日上午,广州一个名为“小朋友”画廊的活动火了,只需1元就能“买下”画作并下载为壁纸,被网友誉为“最美刷屏”。截至下午2时许,该项目目标1,500万元(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善款已经全部认捐完毕。值得注意的是,在引发热赞的作品中,来自广州的捷麟(右)就有3幅,记者了解到,他从小被诊断患有自闭症。4年前,为了救治父亲,他与母亲从汕头老家来到广州。因为捷麟喜欢画画,在好心人的帮助下,他被介绍到一些培训机构免费学习。正是这时,他的命运发生了改变。“他一直很喜欢画画,但我并没有发现他有这方面的特长。他的天赋是来广州之后才被画家发现的。有画家说,他是一个天才,画画的感觉特别像大艺术家。”捷麟妈妈说,最让她印象深刻的是孩子的执着和投入,“他做事很细,很多时候特别投入,有时候一画就是一个晚上,最多的一晚,他一共画了48幅画。”记者了解到,这四年里,他一共画了3,000多幅画。(图源:VCG)

“自闭症的康复过程,就是一次长征。”自闭症,是一种尚未完全被人了解的疾病。除了认识到“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脑功能缺陷”之外,从病因到治疗方法,都少有人能说清。也正因为公众对它的不了解,这个群体里的孩子们过早地遭遇了边缘化。正常的交流、学习和生活与他们无缘,在学校和幼儿园接受正常教育的机会也很少,陪伴在他们身边的,大多数时候只有父母,以及为他们进行一对一“特殊训练”的老师。图为云南昆明,窗户上贴着自闭症孩子们画的画。(图源:VCG)

安徽安庆,起点自闭症儿童康复培训中心,下课期间,孩子们在操场上玩耍。虽让这些“星星的孩子”的世界里有阴影,但只要整个社会共同努力,关注和关心这些孩子,阳光依旧会照亮他们的世界。(图源: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8
28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