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史上最大招生舞弊案 好莱坞当红女星卷入其中[图集]

2019-03-14 06:52

编辑:叶昆石

2019年3月12日,美国检方当天就一起牵涉多所知名高校的招生舞弊案提起诉讼,来自6个州的近50人被起诉,其中包括好莱坞明星、富豪和政商名流,还有多位招生考官和名校教练,涉案金额达2,500万美元。这是美国史上经起诉的最大一宗招生舞弊案。图为美国马萨诸塞州联邦检察官安德鲁·莱林(Andrew E. Lelling)当天在波士顿举行新闻发布会。(图源:VCG)

“每一位舞弊入学的孩子身后,都有一位诚实、真正出众的孩子被拒之门外”,莱林说。虽然同样为孩子操碎了心,但这些不惜为此花上几万、几十万美元贿赂金的家长,不会得到其他家长的半分同情。(图源:VCG)

为让孩子入读名校,涉事家长被控向一家机构支付贿赂金,或请来枪手替考,或有意改对答案,或由机构牵线,拉高校教练入伙,假借体育特长生的名义让这些孩子入读名牌大学。图为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图源:VCG)

“金钱与欺诈正缓缓渗入名牌大学的招生流程,编织出越来越大的腐败黑幕,”莱林说,“在我们这里,没有专为有钱人服务的大学系统,也不会有专为有钱人服务的司法系统。”图为2019年3月13日,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中心的南加州大学。(图源:VCG)

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南加州大学、德克萨斯大学、乔治城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韦克福里斯特大学等几所美国顶尖大学都被卷入案情。图为位于华盛顿特区乔治城大学。(图源:VCG)

目前,美国司法部门已将多人逮捕,其中就包括美剧《绝望主妇》中的女主角菲丽西提·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图为2017年1月8日,霍夫曼出席第74届金球奖颁奖典礼。(图源:VCG)

作为热播美剧《绝望主妇》的女主角,实力派演员霍夫曼在2005年荣获艾美奖最佳女主角,还曾获得过金球奖最佳女主角以及奥斯卡奖的提名。但是这位在娱乐圈颇受好评的好演员、好母亲,因涉嫌在女儿入学过程中行贿诈骗,在洛杉矶被FBI逮捕。图为2019年1月6日,霍夫曼和丈夫威廉·梅西(William Hall Macy,左)在洛杉矶出席第76届金球奖颁奖典礼。(图源:VCG)

1997年,霍夫曼与后来《无耻之徒》的主演威廉·梅西结为夫妻。威廉·梅西曾以《冰血暴》入围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同样摘得艾美奖的最佳男演员奖。图为2018年9月17日,霍夫曼和丈夫威廉·梅西在洛杉矶出席第70届艾美奖颁奖典礼。(图源:VCG)

霍夫曼和丈夫威廉·梅西育有18岁女儿苏菲亚‧梅西(Sofia Grace Macy,左二)与16岁女儿乔治亚‧梅西(Georgia Grace Macy,左)。这位男星在接受Parade网站专访时说:“我的两个女儿都是非常卓越的女性。他们为我带来很多快乐,两个人也都正在成长茁壮中。”图为2019年1月6日,霍夫曼和丈夫威廉·梅西及两个女儿参加第76届金球奖颁奖典礼。(图源:VCG)

威廉·梅西说,两个女儿未来都有美好的人生,不过现在压力不必太大。“我大女儿苏菲亚上了洛杉矶艺术高中,在学校发光发亮,我知道她以后会踏入这行,我也给予支持。我看过她的表现,真的很棒,她真的非常的棒。”对于小女儿,威廉·梅西表示,乔治亚对政治有兴趣,可能会走政治这条路,“她在学校成绩非常好,是个学霸。”图为2019年1月6日,威廉·梅西和女儿苏菲亚在洛杉矶参加第76届金球奖颁奖典礼。(图源:VCG)

2017年,为了能让大女儿顺利考上大学,霍夫曼夫妇俩找到了此案的关键人物,威廉·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中)。图为2019年3月12日,辛格进入法院。(图源:VCG)

现年58岁的辛格是非营利组织“Key World Foundation”的负责人,他在2014年著有一书,名为《叩开大学门:如何被你的首选学校录取》。在第一章的开头,他曾写下这样一句话:“这本书满是秘密。”事实证明,他这个人本身的秘密更多。图为2019年3月12日,辛格离开法院被记者围堵。(图源:VCG)

在历经10个月的调查后,FBI得出结论,“非营利组织”不过是个幌子,Key World Foundation根本不是什么慈善组织,而是在爱子心切的父母和见钱眼开的高校人员之间架设的贿赂通道。图为辛格匆匆离开。(图源:VCG)

在2011年到2018年间,约有2,500万美元“捐款”流入Key World Foundation用以行贿。辛格曾这样介绍他们的工作,“我们所做的,是帮助美国最富有家庭的孩子叩开大学的大门。”图为辛格拒绝采访。(图源:VCG)

对于霍夫曼而言,辛格的到来着实让她松了口气。他为这对焦虑的父母准备了一个方案,安排一位SAT(美国各大学申请入学的重要参考条件之一)考官,暗中替换正确答案,让他们的女儿“考出”高分,两人同意了。图为2019年3月12日,霍夫曼抵达法院。(图源:VCG)

按照辛格的吩咐,霍夫曼让女儿以学习障碍等原因为由申请了延时交卷,2017年12月,考官准备就绪。很快,夫妇俩向Key World Foundation“捐出”的1.5万美元得到了回报。图为2019年3月12日,霍夫曼现身法院。(图源:VCG)

公诉书上显示,霍夫曼女儿的SAT得分为1,420分,比起一年前的PSAT(国家优秀奖学金资格测试)高出了将近400分。夫妇俩喜出望外,虽然尝到甜头的二人没有为小女儿做同样的安排,但他们也曾一度与辛格讨论过其中的可能性。图为2019年3月12日,霍夫曼现身法院受审,她在缴纳25万美元保释金后获释。(图源:VCG)

霍夫曼的同行、热播情境喜剧《欢乐满屋》主演洛莉·路格林(Lori Loughlin,右)与设计师丈夫莫斯莫·吉安纳里(Mossimo Giannulli,左)同样拥有两个女儿,但他们用的则是另一种方式。图为2015年4月18日,路格林与吉安纳里出席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50周年庆典。(图源:Getty)

公诉书指出,为让两个女儿以划船运动员的身份入读南加州大学,路格林与吉安纳里共支付了50万美元的贿赂金。图为2018年12月15日,路格林与大女儿伊莎贝拉(Isabella Rose Giannulli,右)、小女儿奥利维亚(Olivia Jade Giannulli,左)在加利福尼亚出席某品牌新品发布会。(图源:VCG)

其中,有10万美元被南加州大学高级准体育指导员唐娜·海涅尔(Donna Heinel)收入囊中,剩下的40万美元在女儿收到南加州大学录取通知书后,先后“捐给”了Key World Foundation。图为2017年1月18日,路格林出席2017年“人民选择奖”颁奖典礼。(图源:VCG)

但在入学后,路格林的两位“运动员”女儿并没有在训练场上出现。图为2019年2月28日,路格林与女儿在比佛利山庄参加由妇女癌症研究基金会举办的“难忘之夜”慈善宴会。(图源:VCG)

辛格原本曾在加利福尼亚州萨克拉门托以篮球、垒球、网球教练出身,后来投身于大学招生咨询工作,并创办了包括Edge College & Career Network在内的多家教练咨询公司。图为2019年3月12日,路格林的丈夫吉安纳里离开洛杉矶市中心的联邦法院。(图源:VCG)

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辛格与多位美国国家大学体育协会第一级别学校教练沆瀣一气,给有需要的家长“开后门”,拿着孩子的运动照片或是“换了头”的年轻运动员照片,配上伪造的资质材料,充当体育特长生的申请证明。图为2018年9月28日,路格林在洛杉矶马里布海滩拍照。(图源:VCG)

根据检方提供的信息,耶鲁大学一女子足球主教练曾接收一位据称从未踢过竞技足球的学生入学,事成之后,孩子的父母给辛格汇去了120万美元,其中40万美元落入了那位教练的口袋。图为2018年12月15日,路格林与女儿在加利福尼亚出席某品牌新品发布会。(图源:VCG)

斯坦福大学一帆船主教练也曾与辛格来往,想通过接收两名学生入学以换取帆船项目资金,其中一人值50万美元。虽然最后并没有成功,但辛格还是支付了16万美元,作为后续留位的“定金”。图为2006年10月19日,路格林与丈夫吉安纳里参加洛杉矶时装周。(图源:Getty)

路格林夫妇的小女儿奥利维亚是一名美妆网红,学习并不是她的强项。她曾在直播中表示自己并不期待南加州大学的课程,而比较关心校园活动。她还说,是她的父母逼她上大学的。图为2018年2月27日,路格林与奥利维亚参加“难忘之夜”慈善拍卖晚会。(图源:VCG)

上大学的那天,奥利维亚在YouTube上发了一段视频,并说:“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上多少学校。”图为2018年2月27日,路格林与女儿奥利维亚在比佛利山庄参加由妇女癌症研究基金会举办的主题为“难忘之夜”慈善拍卖晚会。(图源:VCG)

奥利维亚曾向200万粉丝透露,自己并不关心学校,只是想体验游戏日和派对。“但我会和院长谈谈,我希望自己可以尝试平衡这一切”。图为2017年8月13日,路格林与女儿伊莎贝拉(左)、奥利维亚(右)在洛杉矶出席2017美国青少年选择奖颁奖礼。(图源:VCG)

当时,奥利维亚的这番言论遭到了网友抨击,被骂“无知”和“宠坏”。奥利维亚被迫道歉。图为2018年11月,奥利维亚在比佛利山庄的一家美甲店。(图源:VCG)

这些话也增加了路人们对其学历真实性的怀疑,此事在本次“招生贿赂”案中被再次提起,弄虚作假的事实得到了“实锤”。图为2018年10月,奥利维亚在比佛利山庄参加万圣节派对。(图源:VCG)

这宗招生舞弊案曝光后,相关高校立即解雇了涉事人员,并陆续发表声明,启动内部调查。图为2019年3月13日,路格林的律师出现在洛杉矶当地法院。(图源:VCG)

涉事的学生目前还未受到指控,莱林说,家长和其他被告才是“这起案件的主要推手”,而他们的举动,无疑会让一些真正出色的孩子永远失去机会。图为2019年3月13日,等候在法院外的媒体记者。(图源:VCG)

斯坦福大学帆船总教练约翰·范德默尔(John Vandemoer,右)从一个中间人那里收取了帆船项目的资助款,作为交换,他同意为两名学生做入学推荐。范德默尔是涉嫌大学入学骗局的几个人之一。斯坦福大学3月12日表示,范德默尔已被解雇。图为2019年3月12日,范德默尔抵达波士顿联邦法院。(图源:VCG)

房地产发展商Crown Realty & Development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弗拉克斯曼(Robert Flaxman,身着黑色衣服带帽子),涉嫌在2016年支付25万美元,让儿子以精英运动员身份入读圣迭戈大学,并花7.5万美元买通监考员,修改女儿的ACT(和SAT一起并作为美国各大学申请入学的重要参考条件之一)试卷。图为2019年3月12日,弗拉克斯曼离开洛杉矶市中心的联邦法院被记者包围。(图源:VCG)

另外,根据福克斯新闻网的报道,诸多涉案的美国名校也已发声明表示他们也是此案的“受害者”,是被学校里的收受贿赂的蛀虫给害了,并坚决与这些严重有悖于学校价值观的犯罪行为划清界限。图为2019年3月12日,弗拉克斯曼离开法院被记者包围。(图源: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33
35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