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成助眠產品購買主力 不睡覺的時候都在干什么[圖集]

2019-10-18 22:00

編輯:任盈盈

“90后成助眠產品購買主力”的話題登上中國社交媒體微博熱搜第二,引起數千万網友討論熱烈。借著這些照片,一起來看看不睡覺的時候,“90后”們都在做些什么。2013年11月30日,濟南市泉城廣場附近一家酒吧內,“火熱”的夜店中,女孩在夜店舞池中隨著節奏不停搖擺。(VCG)

2016年10月1日18時30分,河南省鄭州市,由一家公司與当地電視台攜手打造的世界格斗殿堂級賽事《勇士的榮耀5》在当地體育中心熱血開戰。雖然現場下著小雨,但觀眾的熱情依然不減,粗略統計現場有6万人之多。 据了解,90后美女大學生南尋,是本場賽事的網紅主播,雖然渾身被淋濕,但她依然在賽場內拿著手機,在近5個多小時的時間內,堅持隨時隨地進行現場直播,與網友頻繁進行互動,視頻點擊量突破百万,当晚直播收入和賽事補貼拿到了1万多元(1元人民幣約合0.14美元)。(VCG)

方祺,西安90后女孩,2012年畢業于西安外國語大學(商務英語系),大學時期做過兼職舞蹈老師,為了更好的生活,方祺畢業后進入夜店做過一段時間舞者,但每当看到夜店場內所有燈光和目光都聚集在DJ身上,讓方祺很是羨慕,希望自己也能這樣驚豔全場。經過學習磨練,終于成為一名夜店資深DJ。擁有170公分的高挑身材,并且對音樂節奏旋律特别的敏感,讓方祺在夜店DJ行業內特别“搶手”,雖每月有近2万元不菲收入。圖為方祺在DJ台上互動熱舞。(VCG)

2015年1月16日凌晨2時,廣東深圳,深漂歌手王梓,在公交車上趴在前面的廣告版睡著了。(VCG)

2015年5月10日深夜,在呼和浩特東動車所,動車“體檢師”白云飛和樊海龍正在整理維修工具。(VCG)

2016年3月29日,深夜,乘客都已入睡,乘務員王照怡開始整理車窗窗簾。(VCG)

2019年2月10日,22點30分,廣州南行車公寓,列車長姜豔正在檢查班組職工的儀容儀態,准備列隊出发。(VCG)

2017年1月23日,重慶的地標解放碑附近,每当人生夜靜之時,總有几位自來水管網“聽漏工”在這里聆聽水管里的聲音,判斷是否有漏點。 封雷所在的重慶自來水公司檢測維修大隊,一共7個人。据他介紹,這個大隊主要負責渝中區、沙坪壩區、九龍坡區、南岸區、北碚區的自來水管網檢測、爆管搶修等工作。7人中只有封雷是70后,其余分别有4個80后,2個90后。(VCG)

2017年7月28日,在山東青島,青島地鐵3號线,有這么一群工作人員,他們几乎每天深夜都要在地鐵隧道內“暴走”,連續走上好几站,仔細檢查地鐵的接觸軌。他們是地鐵接觸軌的管家,也被戲稱為隧道內的“午夜暴走团”。而他們的工作,必须在地鐵結束一天的運營后進行,往往在深夜23時多開工,一直工作到凌晨三四時。他們就是地鐵接觸軌檢修工人。90后的檢修小哥們用了一句話形容工作:“感覺身體被掏空。”(VCG)

2018年1月25日,南京,S3寧和城際劉村站。南京地鐵工務线橋工班正在檢修高鐵大勝关長江大橋專用過江通道。 工務线橋工班共有10名工作人員,全部是90后——最大的1990年出生,最小的是1994年的。(VCG)

2019年2月4日,北京故宮東華門外,春節前置備勤組執勤集結。備勤組由1車5人組成,來自戰斗班、通訊班和供水班,從大年三十到大年初七、每天18時到凌晨2時,在執勤轄區進行不間斷巡邏。(VCG)

2017年12月7日,鄭州大學新校區,夜晚的圖書館里,考研學生占了相当大比例。(VCG)

2018年12月15日,武漢,考研學子們將樓道、天台變成了自習間,一個小馬扎、一個保溫杯、一份复習資料,考研族們便開始了寒冬里的備考征程。(VCG)

2019年3月27日,山東省青島市,夜晚在街頭做代駕司機的1993年出生的楊雪絨。(VCG)

2018年6月10日,浙江嘉興,江南的六七月正值農忙時節,夜幕里,身為浙江桐鄉濮院鎮糧油農機合作社的理事長的劉惠婷駕駛農機在田野里馳騁。她一手老繭,皮膚黝黑,和人們印象中的90后女孩不同,劉惠婷似乎少了些許“美感”,但是田間地頭駕駛機械的從容不迫,又給她增添了颯爽英姿。(VCG)

2018年5月14日,大連,20歲的劉雨恒說:“媽媽含辛茹苦把我養大,我這點苦根本算不了什么,因為有媽就有家。”劉雨恒的媽媽陳孝云之前突发腦干出血被緊急送往醫院,当時,醫生說活下來的希望可能只有20%。因為兒子劉雨恒的堅持,在重症監護室度過了近一個月的媽媽救過來了,人卻癱在了床上,也因此背上了巨額債務。劉雨恒開學后便向學校遞交了休學申請,回大連照顧父母。(VCG)

2018年10月16日,杭州,凌晨的小區,一個人都沒有。走在樓梯上,淘寶主播格子使用手機的手電筒照明。來杭州四個月,堅持每天凌晨起床、清晨開播。(VCG)

2017年3月20日,成都,有一群人正在默默保護著共享單車。他們不收錢,不拿“賞金”,純屬自发行為,他們有一個很酷的名字—單車“獵人”。耗時3個小時,每個“獵人”來回奔走近8公里路程,終于將200多輛共享單車重新擺放在了街頭。(VCG)

2019年5月29日,上海,專車司機吳曉明送給女兒最特别的兒童節禮物,做女兒一天的專車司機,陪伴她度過快樂的一天。(VCG)

2018年11月9日,浙江杭州,90后女孩解影十年前從安徽宿州老家來到杭州打拚,在杭州四季青女裝批发市場摸爬滾打了十年,在女裝市場里做過打包工、穿版模特、營業員等几乎全部工种。在杭州,解影每天凌晨起床,就來到了市場,沒有周末節假日,每年只有春節的時候有十多天假期。十年來,凌晨4時的杭州,她天天見。 其實每天早上還是會想睡懶覺,不想起來想罵人,但是必须得堅持。 (VCG)

2018年8月22日,浙江杭州,女裝網店店主“南島大叔”正在努力刷著兩部手機看当天的交易量和細節,除了春節放假,一年大部分時間,他都在凌晨才回到家,去年他賣了一億多的大碼女裝。(VCG)

中國現在號召鄉村振興,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回到農村創業創新,他們被稱為“農創客”。 根据共青团浙江省委发布的“鄉村振興戰略背景下大學生返鄉創業調查”報告顯示,截止今年1月,全省已有農創客約2,212人,其中80后、90后占絕大多數。 然而,創業是孤獨和寂寞的,創業之路是充滿艱辛和坎坷的;有些人中途放棄了,有些人堅守著,有些人看到了雨后的彩虹,有些人正在雨中奔跑⋯⋯2019年4月25日傍晚,小村莊泛起淡淡薄霧。微弱的燈光下,94年出生的馬婷佳獨自一人在蘑菇大棚中忙碌著。 (VCG)

2019年7月21日,浙江省湖州市織里鎮。來自山東臨沂的90后辣媽若大王每天的直播從上午10時到16時,直播之外還有更多的事情等著若大王。來到織里半個月左右時間,若大王還從未在“当天”離開過辦公室,每次回到住處都已經凌晨。四五個小時的睡眠之后,又將迎來新一天的工作。(VCG)

2019年4月13日,北京,鄭瀟自去年轉專業后,對新專業的教學表示失望。無聊的課程讓他提不起興趣,他習慣在白天睡覺,晚上去網吧打游戲,但長期以來紊亂的作息也讓他感受到身體的不適。(VCG)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1
24
推薦圖集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