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故事:被互聯網裁員的90后[圖集]

2019-06-25 04:49

編輯:崔媛媛

這一年來,中國職場從業者聽到最多的話就是“整個大環境都不好了”。大互聯網公司也紛紛傳出裁員消息。王子山(化名)出生于1993年,中國江西人,在中國首都的北京互聯網公司工作了4年,從2018年離開北京到深圳,已經待業几個月。王子山的T恤上寫著“病情穩定”。“之前(待業)不著急,過了3個月開始有點慌了,但也不至于看不開啊。他們(朋友)都以為我得抑郁症了。其實只是焦慮,這個時代誰不焦慮呢”。(圖源:VCG)

目前王子山正在深圳大學旁邊的出租屋里備考今年深圳市的公務員考試。沒過一會,王子山又在白紙胡亂寫著和复習資料沒关聯的字,或者抄寫詩句。挺枯燥的,其實王子山備考只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有點事做。在這之前的一個月,王子山匆匆買來資料,跟其他考生相比,王子山玩票的性質多些。(圖源:VCG)

出租屋里,王子山在讀著《莎士比亞全集》。王子山的出租屋里四分之一的角落放置著書架,地上堆滿了書,大部分是外國文學。王子山的書堆里有一本《沉睡的人》,是法國文學家喬治·佩雷克(Georges Perec)的作品,講述了一個大學生把自己封閉起來,逐漸沉浸在麻木和無謂之中,最終徹底遁世的經過。王子山覺得作者筆下的人物跟自己過去一段時間的狀態很像。(圖源:VCG)

無聊的時候,王子山趴在出租屋的窗口,可以看看樓下來來往往的大學生。五年前,剛剛從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的王子山,并未曾料到自己有天會成為待業青年。大四畢業后他留在南京,在一家央媒的江苏分部工作。因為工作太單一,同年底,他就和許多同學一起,開啟了北漂生活,到北京一家門戶網站做要聞編輯。在門戶網站盛世時期,要聞編輯掌管網站首頁的重要核心位置,每天與关系國家大事、重大社會熱點事件打交道,哪條新聞放在哪個位置,都由要聞編輯把握。2017年2月, 離職后的他跟隨前主管,進了一家家居創業公司。“前兩年,消費升級這個概念不是很火嗎?這家公司就站在這個風口上。” 在那個時候,“領導對我十分重視,交給我很多重要的工作”。同年,他跟高中時喜歡的女生在一起了。“一切看上去都很有希望。”(圖源:VCG)

但好景不長,在他表達了想呆在北京的想法后,再加上一些摩擦,已經在深圳找好工作的女朋友提出了分手。王子山心里放不下這段感情。北京對他,失去了留下來的意義,“如果不去深圳,可能會后悔一輩子”。交了辭職信后,王子山在北京望京高聳的寫字樓下,看著魚貫而入進地鐵的互聯網民工,黑壓壓的后腦勺讓他恍惚間感覺自己就是上個世紀的工厂工人,只不過握在手中的工具變成了PPT。(圖源:VCG)

在網上找了一份醫療公司的新媒體運營工作后,王子山來到深圳。只不過,這一次他再也沒能聯系上前女友,連微信也被刪了。情感上受挫,新工作也讓他難以適應。醫療公司的主體業務在线下,新領導對品牌的新媒體運營并不在意,王子山有种被外行指導內行的感覺,手中的工作基本上實習生就能完成,他找不到自己工作的價值,“自己開始也有點混日子了”。(圖源:VCG)

這一年來,職場從業者聽到最多的話就是“整個大環境都不好了”。也有人說,“今年是過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也將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 ”,大互聯網公司也紛紛傳出裁員消息。今年春節前,王子山所在的醫療公司啟動一輪人員優化——其實就是裁員。“你要離職了嗎?” 同事私底下問他。王子山沒有心理准備,沒想到自己會成為被優化對象之一,更沒想到自己被裁員的消息是從其他部門同事口中得知的。這讓他感到很詫異,更詫異的是,離職流程辦得很迅速。一夜之間,他竟成了失業者。(圖源:VCG)

王子山在床上看手機,自從分手后,他常常失眠,在二十來平方的出租屋里,晚上三四時才睡得著,早上七時就醒來。從情感漩渦中還沒逃離出來的王子山,又陷入失業的泥潭。他去看了一次心理醫生,開了些助眠的藥。因為怕對藥物產生依賴,也沒持續吃。4月底的一個夜晚,王子山在朋友圈发了一條動態,提到他翻閱了一些資料——关于自殺、神經症。前同事看到這條朋友圈,以為他出事了,立馬報了警。当警察聯系到王子山的時候,王子山正在出租屋里看書,他向警察解釋了一番,才化解了這場尷尬。那一晚,王子山在朋友圈寫到:“我一度崩潰,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像一個隨時要被淹溺的孤島。”(圖源:VCG)

王子山用前几年工作攢的錢給自己買了部索尼相機,學學攝影,“以前答應了她(前女友)要學攝影,給她拍照,現在總算做到了”。從住處騎車到深圳灣公園大約需要30分钟,有空的時候,王子山喜歡背著相機騎車去深圳灣拍照。(圖源:VCG)

為了緩解焦慮,兩個月前王子山打算漫無目的環游中國,走到哪兒算哪兒。在大理的咖啡館里坐著,他感覺心里安靜了下來。后來只在海南、廣西、云南旅游了1個月就回到了深圳。(圖源:VCG)

王子山下樓去吃飯。尽管情感和工作、生活并不如意,王子山并沒有放棄回歸正常秩序的可能。“找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談一場簡單的戀愛,看自己喜歡看的書。”(圖源:VCG)

樓下的快餐店,王子山每次來基本都只點一個飯,石鍋雞蛋,16元人民幣(約合2.33美元)。(圖源:VCG)

晚飯后,王子山會到深圳大學散步。“只是現實在你如此強烈地渴望平凡時總在跟你開玩笑,甚至一次又一次地打擊著你。” 旅行回來以后,王子山把簡历修改了几遍,“把能投的都投了一遍,包括那些薪酬低了許多的職位,前途未卜的創業公司,仍沒有得到一個面試機會。”(圖源:VCG)

王子山喜歡去深圳大學的足球場,那里開闊,四周被燈火通明的高樓環繞,他喜歡大城市的感覺。以前王子山會常自問,工作的意義是什么?現在,他自覺沒必要多想。“開年以來,成為一個普通人的願望比往常任何時候都要強烈,找一份普通的工作,談一個簡單的愛情,几十年如一日地老去。”(圖源:VCG)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網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8
14
推薦圖集

評論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語的字句,將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