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关系日趋恶化 文在寅警告日本勿走绝路[图集]

2019-07-10 10:33

编辑:叶昆石

在日本称根本没考虑撤销对韩出口限制、并将取消对韩特惠待遇后,韩国宣布将采取紧急对策。据彭博社7月10日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中)当日在同三星电子、SK、LG、现代汽车、乐天等30家企业集团高管举行恳谈会时说道,“当前的紧急状况前所未有。”图为文在寅与总统秘书室室长卢英敏(左)、韩国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洪楠基(右)走入会场。(图源:VCG)

据韩国KBS新闻网站报道,文在寅当天在青瓦台与包括三星、现代汽车、SK、LG、乐天等总资产规模超10万亿韩元(1韩元约合0.00085美元)的30家大企业集团总裁和3家经济机构有关人士讨论日本出口管制应对措施,并指出韩国政府严正要求日方撤销管制。图为文在寅与现代汽车首席副会长郑义宣(右二)握手。(图源:VCG)

针对日本采取出口限制一事,文在寅听取了韩国企业所面临的困难。他称,日本可能会延长对韩国科技企业所用关键材料的出口限制,首尔方面将帮助企业减少对日本供应商的依赖。图为文在寅与LG集团会长具光谟(右)握手。(图源:VCG)

另据路透社报道,文在寅说:“尽管为了解决上述问题,我们在外交方面做了努力,但不排除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下去。”他担心,在关键制造材料的出口管制问题上,韩日将展开旷日持久的斗争,并可能扰乱全球供应链。图为文在寅与SK集团会长崔泰源(右)握手。(图源:VCG)

“政府正在建立紧急应对机制,要求日本撤销不公平的出口限制措施。”文在寅表示:“这种局面令人遗憾,但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为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做好准备。”图为文在寅与三星电子副会长尹富根(右)握手。(图源:VCG)

对此,文在寅当天提议从政府层面,“积极支持”企业实现进口多元化,并扩大本地生产。他补充道,针对出口限制所造成的影响,即将提交国会的额外预算法案中将有所体现。(图源:VCG)

文在寅批评称,日本政府为了达到政治目的而采取打击韩国经济的措施,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发表对朝制裁有关的发言,这绝对不利于两国友好关系和安全合作关系。(图源:VCG)

据韩联社报道,总统文在寅表示,政府将尽最大努力通过外交方式解决该问题,希望日本政府对此予以响应,不要把路走绝。(图源:VCG)

在对韩出口管制方面,日本态度一直很强硬。日本驻韩国大使长岭安政7月8日和韩国国会外交统一委员会委员长尹相现举行了会谈。会谈后,长岭安政表示,日本的出口管制措施“不仅仅是因为劳工赔偿问题,两国间的信赖关系已经崩塌”。图为7月9日,在韩国首尔举行的国会全体会议上,总理李洛渊回答提问。(图源:AP)

综合媒体报道,在7月9日的世界贸易组织(WTO)货物贸易理事会会议上,韩国常驻日内瓦国际组织代表团代表白芝娥发表演讲,谴责日本政府加强半导体材料出口管制“是扭曲贸易的措施”,韩国一直主张加强管制是日方对原被征劳工问题的“报复措施”,因此强烈要求取消管制。图为7月9日,韩国外交部长康京和在国会全体会议上讲话。(图源:AP)

日方则反驳称该措施完全符合WTO协定,日本相关官员近期多次强调,此番只是把以前简化的程序恢复成了通常做法。图为7月9日,韩国贸易部长宋允模在首尔召开新闻发布会,并表示两国正考虑把东京作为讨论日本对韩国限制出口高科技材料这一问题的开会地点。(图源:VCG)

7月9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东京首相官邸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日本方面表示,没有计划撤销对韩国出口高科技产品的严格控制,并称这涉及到日本的内部政策审查。菅义伟表示,为了适当地实施出口控制,审查是必要的,东京方面不打算与首尔就其决定进行谈判。(图源:AP)

文在寅7月8日表示,不仅是韩国对日本的出口限制措施感到忧虑,全世界也对此感到担忧,这是他首次就日本对韩国采取出口限制措施正式表态立场。据报道,文在寅将日本的出口限制定性为带有政治色彩的措施,谴责日本为达到政治目的,限制民间企业间的交易。文在寅称,将竭尽全力应对日本的出口限制。图为7月8日,文在寅在首尔召开首席秘书和助理会议。(图源:VCG)

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将从7月4日开始限制向韩国出口电视、智能手机中OLED显示器部件使用的“氟聚酰亚胺”、半导体制造过程中必须使用的“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等三种材料。图为7月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办公室对媒体讲话。(图源:VCG)

除了不再给予优惠待遇,上述三种材料需要在每次出口时,获得许可,而拿到相关许可的时间约为90天左右。日本宣称,此举是针对2018年日韩在劳工征用赔偿诉讼的报复。7月7日,安倍晋三带头表态“对韩国不信任”,同时宣布,取消对韩特惠待遇。图为7月7日,安倍晋三在千叶县船桥市出席参议院选举竞选活动。(图源:VCG)

安倍晋三7月7日在采访中也表示,日本采取出口管制措施是由于“韩国的出口管理出现了问题”。不过,当被问到他所称“韩国出口管理出了问题”是否与朝鲜有关时,安倍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称“如果韩方拿不出证据证明韩国切实履行了出口管理规定,我们就不能对其出口”。图为7月7日,安倍晋三在千叶县出席竞选活动。(图源:VCG)

综合媒体此前报道,日方质疑向韩国出口的氟化氢不知去向,这些可用于军事用途的化学物质有可能流入朝鲜。安倍也就限制对韩出口的理由提到怀疑韩国没有切实落实对朝制裁。图为7月4日,安倍晋三在福岛街头阐述其政策主张。(图源:VCG)

日本《朝日新闻》7月8日称,安倍政府显示出了对韩国的强硬态度。日本对韩国采取出口管制措施,直接原因是韩国法院判决日企就二战时强征劳工进行赔偿。鉴于7月21日是日本参议院选举日,安倍政府因此采取强硬态度以期获得更多选票。图为7月10日,韩国学生在首尔日本大使馆附近高呼口号,谴责日本政府的决定。(图源:AP)

韩国《中央日报》称,安倍旨在以韩国“违反对朝制裁”为借口,给日本以事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对韩出口,同时煽动国际社会对韩国的“不信任”。韩国《朝鲜日报》7月8日称,“安倍用毫无根据的理由攻击韩国”,韩日纠纷已经超越了贸易纠纷,演变成安全摩擦。外交界担心,在经济和安保方面,韩美日联盟正在瓦解。图为7月4日,大学生在首尔日本大使馆前举行集会,谴责日本在韩国问题上的最新决定。(图源:AP)

在2019年6月底于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外界原本期望安倍晋三和文在寅能举行首脑会谈,但双方领导人最终没有会晤,趋于恶化的日韩关系因此也看不到转机。峰会一结束,日本突然宣布,限制对韩国出口用于生产半导体晶片、智能手机显示屏的材料。图为6月28日,在G20峰会的欢迎仪式上,文在寅和安倍晋三握手。(图源:VCG)

媒体评论称,从2018年以来,日韩因战时劳工赔偿和慰安妇等问题引起外交风波,两国摩擦不断,信任度持续下跌。2018年10月,韩国大法庭判决日本企业对二战时期强制征用的韩国劳工作出赔偿,日本断然反对,随后两国围绕这个课题的争议加剧。在日韩贸易战一触即发之际,又传出韩国单方面正式解散两国曾共同成立的慰安妇援助组织的消息。韩国这个举动已激怒日本,进一步加剧两国之间的矛盾。(图源:AP)

《联合早报》评论称,当前世界经济已经受到美国和中国、美国和欧盟之间贸易冲突的影响,日本政府限制对韩国出口的决定,将再次严重冲击目前处于低迷的全球半导体产业。专家警告,一旦日韩争端升级,将冲击全球半导体供应链和电子市场。图为6月29日,文在寅和安倍晋三在G20峰会期间出席“女性赋权”主题会议。(图源:VCG)

评论指出,日本这次对韩国祭出出口管制措施,是因两国之间的外交矛盾,而不是因为贸易不自由和不公平。因外交风波扩至贸易制裁,实为节外生枝,最终还是必须回到源头来解决,否则日韩就准备面对两败俱伤的局面。图为7月5日,韩国市场协会宣布中断贩卖日本商品,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附近,协会工作人员踩瘪了印有日本企业标识的纸箱。(图源: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
23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