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情绪和社会心态的产物 中国备受争议的西洋景[图集]

2019-08-14 23:27

编辑:崔媛媛

佛山“佛罗伦萨”,惠州“奥地利”,清远“安纳西”,这些复制国外城市景观的特色小镇,让众多中国民众在家门口就能体验异域风情。在这里,游客沉浸于自身和开发商“共谋”的梦境当中,消费着周遭的异域景观。尽管这些西洋景的模仿有些夹生和拙劣,它们的遍地开花,却成为特定的时代情绪和社会心理的见证。图为2019年6月29日,一对情侣在广东惠州一座模仿“奥地利”的小镇里牵手游览。(梁莹菲/VCG)

像“奥地利”小镇这种,复制全球著名景点的主题乐园不在少数。每到周末,园区里挤满前来尝鲜的一家老小,兴奋地在景观前留影,犹如真的出了国。图为2019年6月29日,炎炎夏日,游客躲进了广东惠州“奥地利”小镇的奶茶店里睡觉避暑。(梁莹菲/VCG)

公园以外,楼盘、商场、娱乐场所,也渐渐被冠以洋气的名字,建筑外观、装修风格,甚至是员工着装,也要依样复制欧美风格。打开地图随意搜索一个欧美市级地名,大多能在中国找到对应的住宅或购物广场,或是一家小宾馆。随着大众消费水平不断提高,世界公园风光不再,一些由房地产商经营的“复制小镇”继承其衣钵,继续以“家门口的异国风情”吸引人来参观、购物、度假、买房。图为2019年6月30日,广东佛山复制小镇中,一位厨师走进了西式装修风格的后厨房。(梁莹菲/VCG)

在中国,仅仅是珠三角一带,就有十多个“欧洲小镇”,分布在广州和深圳周边。小镇的简介里写着:欧洲人来这里仿佛是回到了家乡。“我还是挺排斥的,觉得很突兀,无论模拟得有多像,你始终觉得自己在中国。”有游客说他的长辈们喜欢小镇,只要能拍照就心满意足了。“而我的欧洲朋友早就听说中国有很多复制景点,觉得挺搞笑的。”图为2019年6月30日, 广东佛山一座模仿法国安纳西的小镇,工人在炎热、没有遮挡的街道里走过。(梁莹菲/VCG)

中国有七家模仿佛罗伦萨的奥特莱斯商场,其中一座在广东佛山,每到假日都吸引了不少人前来购物。一篇名为《从世界公园的三重存在看作为全球化大都市的北京》的论文中提到,这些复制国外风情的地产项目几乎全部以欧美城市的名字来命名,鲜少以非洲城市来命名。当然,也几乎看不到仿造南美、中东或者东南亚建筑风格的房子。虽然名字不同,给人的感觉却很类似,它们都在极力讲述一个刻板的欧洲童话,一个不存在一丝不美好的甜腻梦境。(梁莹菲/VCG)

游客在小镇里消费的,不仅是依样画葫芦的人造风光,还有景观背后投射出的对异域风情和精致生活的想象,尽管这种想象往往流于刻板和空泛,和这些小镇一样缺乏真实可触的细节,经不起反复体验,它们只是一张巨型3D明信片,是依想象而建的粗糙布景。拍照留念则成了最适合做,甚至是惟一可做的事。图为2019年6月30日,几名女生在广州一座复制小镇中自拍。(梁莹菲/VCG)

2019年7月4日,广东东莞一欧洲主题公园外,每盏路灯上都有一个丘比特雕塑。当游客被问到为什么来这里玩时,他们会不假思索的说:“这里拍照好看啊!”(梁莹菲/VCG)

为了让游客有更多的理由光临小镇,经营者引入商铺、餐厅和表演者。有趣的是,虽然他们也是这张明信片的重要组成,却往往因为文化跨度太大,而显得有心无力。图为2019年7月4日,在广东东莞一欧洲主题公园里,美食街却是中式仿古风格,一张西式靠椅被临时拿去凑数。(梁莹菲/VCG)

这些复制小镇的餐厅里卖的主要是烧鹅濑粉、炒菜和荷叶蒸饭,跟小镇原型的国家文化没有任何关系。图为2019年7月6日,深圳世界之窗公园内,炎热的天气让椰子摊外围满了人。(梁莹菲/VCG)

2019年6月,中国多个城市打击“洋”地名,这些早已不新鲜的西方符号又重新引发关注。但我们不得不承认,无论是世界公园、复制小镇还是见怪不怪的“洋地名”,都是特定的时代情绪和社会心态的产物,自有其发展规律。图为2019年7月6日,一位游客在深圳拍摄世界之窗里的“埃菲尔铁塔”。(梁莹菲/VCG)

2019年7月6日,深圳世界之窗微缩的比萨斜塔前,游人纷纷摆出经典姿势拍照。(梁莹菲/VCG)

2019年7月6日,游客们在深圳世界之窗拍照。(梁莹菲/VCG)

2019年7月6日,深圳世界之窗内,曼哈顿城市的微缩模型早已残破不堪。(梁莹菲/VCG)

2019年7月6日,深圳世界之窗的铁塔下,一位来自格鲁吉亚的舞者正在准备登台,他们一天要进行几场表演,跳世界不同民族的舞蹈。(梁莹菲/VCG)

2019年7月4日,一座有十四年历史的欧式主题公园坐落在广东东莞一片民居之中。(梁莹菲/VCG)

2019年6月29日,广东惠州一座复制奥地利的小镇旁,是同一开发商开发的别墅和楼盘。(梁莹菲/VCG)

2019年6月29日,一位小游客在广东惠州“奥地利小镇”拍照。(梁莹菲/VCG)

2019年7月6日,一对小夫妻在深圳世界之窗的“凯旋门”外忙着照料孩子。(梁莹菲/VCG)

2019年7月6日,游客在深圳世界之窗凯旋门前忘我地拍照。(梁莹菲/VCG)

尽管破绽百出,且被认为是一种“文化不自信”,但在某种层面上,这些西洋景却是对外开放过程中的衍生物。这些西洋景用一种对理想生活的临摹,为人们提供了现实的避难所;它也为那些经济、时间不允许的人,描绘了一个远方的侧影,甚至比真实世界更美好、更纯粹。图为2019年6月29日,游客在广东惠州“奥地利小镇”里玩掷飞镖。(梁莹菲/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0
20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