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上海老城厢 在巷弄中寻找即将消失的城市记忆[图集]

2019-07-10 02:40

编辑:崔媛媛

上海老城厢是上海历史的发祥地,是这座城市之根,也是上海开埠前的主城区。闲适,在上海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是独属上海老城厢的特质。老城厢泛指原来南市区一带的旧城区,是由“城”和“厢”两个独立区域组合而成的。城——原来的上海县城,即现在的人民路和中华路环路以内的区域,也是上海曾经的政治文化中心地带。厢——上海县城外十六铺码头到高昌庙(江南造船厂)的沿江地带,那曾是上海经济支柱航运业的主基地。上海老城厢的午后,藤椅上的老人家走邻居去了,午后阳光自然而然被自家的花猫给霸占。(图源:VCG)

上海老城厢董家渡拆迁以前,是上海的服装布料市场,大量的小贩拖家带口在这里剧集。大人们忙着做生意,而那些吃饭用的家伙儿一到空下来就成了孩子们的玩具。木尺就成了孩子手上的木剑,孩子玩的不亦乐乎。(图源:VCG)

多数人对老城厢印象并不好,它嘈杂、拥挤、现代化程度不高。但经历了数百年积淀,那片土地原汁原味地保留了上海最平民化、本土化的生活状态,在那里,你能找到传统的、粘稠的、极富人情味的上海生活,也能发现被忽视、被遗忘、即将消失的城市记忆。图为上海老城厢的街头,天气渐渐炎热,老城厢的私房变得潮湿闷热。还留着的街坊邻居再一次聚在了街口“乘风凉”。只是参与的人因为拆迁而少了不少。(图源:VCG)

午后,老城厢里的孩子开始了游戏时间。随着拆迁的临近,原本弄堂里热闹的游戏场所就剩下他一个孩子。于是他在窗框上用篮子做了个小篮筐,一个人一遍遍得演示着灌篮动作。(图源:VCG)

上海老城厢的街头,辛劳了一天的小贩总算在收摊前就着灯光吃下了他的晚餐。这里的东西无法被复制,如果当某天老城厢和它所代表的事物消失了,那么上海也就不再那么“上海”了。这种的感受很难用三言两语表述清楚,唯去过并了解那里的人才能真切体会到。(图源:VCG)

如今,车水马龙的刻板印象将上海扁平化,让人们误以为这里只剩繁华,事实上,繁华面是浮夸的表象,老城厢才是真正意义的上海。图为上海老城厢的杂货店里,一只老猫躺在柜台上午觉刚醒来,老人就疼爱得摸着猫咪的脑袋。这样闲适且温柔的时光才是这座城市老城厢幽深巷弄中的常态。(图源:VCG)

上海老城厢的弄堂里,阳光从屋檐的缝隙里投下,在转角处总能遇到在街头巷尾散步的老人家。(图源:VCG)

上海老城厢的午后,老人家午睡起来,晃晃悠悠到公厕去倒马桶。由于老城厢里的房子年岁都比较久了,并没有卫生间,所以倒马桶也成了老城厢曾经的标志。(图源:VCG)

待拆迁的上海老城厢,弄堂里冷清了不少,留下的老人家还是习惯性得搬出一把躺椅放在弄堂口乘风凉,背后挂着他养着的两只鸟,这两样东西构筑起了他一天中大部分的空闲时光。(图源:VCG)

午后的上海老城厢,收废品的小贩正在路边修修补补,太阳已经有点浓烈,于是他支起了收来的一大块红色的花布,在午后的阳光下显得红艳艳。(图源:VCG)

上海老城厢的街头,因为即将到来的拆迁,原本热闹的布料交易市场显得冷冷清清,不少小贩都提早搬去了新的摊位,余下的零零星星坐在阴凉处三三两两得聊着天。(图源:VCG)

上海老城厢的街头,因为拆迁而变得空荡荡。原本街边的门窗在住户搬走之后被石头封了起来显得更加冷清。原本热闹的街头只剩下了零星的行人。老城厢十平米的狭促空间很难满足现代生活的需求,举头随处可见杂乱的电线,多数住房存在着消防危险等问题,这是老城厢面临着的残酷现实。(图源:VCG)

上海老城厢的午后,老人牵着孙女迎着阳光走过街头。(图源:VCG)

上海老城厢的冬日,住户家里养的小猫悄悄溜了出来,好奇得看着路过的行人。(图源:VCG)

弄堂里有着最为真实的烟火气息,这里远离浮夸的灯红酒绿,有三五好友、人生百态。上海老城厢的午后,一位青年从一人宽的弄堂里散步,在他跟前的是对于出门遛弯迫不及待的小黑狗。(图源:VCG)

老城厢的冬日,在夕阳下,老人拄着拐杖走出路边的烟杂店。有经济实力的年轻人能搬的早已搬走,留下的多半是老人、外来务工人员。对于动迁,孩童并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更多离情别绪扑向了老人。(图源:VC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
16
推荐图集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